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显贵们的私家园林与明清家具

http://www.chla.com.cn 2018-08-23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作者:张辉 发表评论(0)

  导语

  毋庸讳言,私家造园从来就是社会地位的标识,也是当时所有奢侈活动中耗资最巨、炫耀性最强的行为。从这一消费角度,亦可助于我们理解明式硬木家具的消费。

  人物名片

显贵们的私家园林与明清家具

  张辉,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先后任职河北省博物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后,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划组稿编辑,并创建北京紫都苑图书发行公司。著有《曾国藩之谜》(经济日报出版社),主编《曾国藩全集》(中国致公出版社)、《中国通史》(中国档案出版社)、《中国名画全集》(京华出版社)、《古董收藏价格书系》(远方出版社)等著作。从2000年开始,从事明清家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现为三家专业艺术媒体专栏作家。将考古学、人类学、图像学、历史学之方法论引入家具研究。

  明清园林建造风云际会,其艺术成就、人文价值,举世公认。古典园林代表了中国古代的艺术和审美,更深刻地说,反映了人创造性的本质。

  但毋庸讳言,私家造园从来就是社会地位的标识,也是当时所有奢侈活动中,耗资最巨、炫耀性最强的行为。如果从消费角度来审视,则较能明白这是明清达官显贵的豪侈放纵、轻财重奢生活风气下的活动,而这也更有助理解明式硬木家具的消费。

显贵们的私家园林与明清家具

宋 李公麟《西园雅集图》

  花费最巨的奢侈活动——园林建造

  长期以来,园林在各类评价中被道德崇高化,这使人们少有关注园林建造的动机和所需财力,而仅仅认为是一种单纯的艺术追求。然而脱离“道德化”、“优雅化”的思维定向,便可坦言园林确是当时花费最巨的奢侈活动。

  与当代人多关注园林的艺术成就不同,古人更直面其财力之耗费、骄奢之夸耀。就如:

  谢肇淛说:缙绅喜治第宅,亦是一蔽……及其官罢年衰,囊橐满盈,然后穷极土木,广侈华丽,以明得志……富贯之家,修饰园沼,必竭其物力,招致四方之奇树怪石,穷极志愿而后已。纨绔大贾,非无台沼之乐,而不传于世者,不足传也。(明 谢肇淛《五杂俎》卷三,《地部一》)

  何良俊说:凡家累千金,垣屋稍治,必欲营治一园,若士大夫之家,其力稍赢,尤以此相胜。大略三吴城中,园苑棋置,侵市肆民居大半。(明 何良俊《何翰林集》,卷十二)

  沈德潜说:嘉靖末年,海内宴安,士大夫富厚者,以治园亭、教歌舞之隙,间及古玩。如吴中吴文恪之孙、溧阳史尚宝之子,皆世藏珍秘,不假外索。(明 沈德潜《万历野荻编》卷二六,中华书局,第645页)

显贵们的私家园林与明清家具

佚名 《拙政园行乐图》,从中可见拙政园局部景致,假山楼宇,无不精致。

  达官显贵的奢华

  晚明时期,造园造物运动如火如荼,它强劲地弥漫于上层社会,同时也引发了一些官员和社会人士的抨击。各种奏疏、地方志和个人笔记中,对“俗之侈”、“俗之糜”纷纷指责。

  当时众多的园林主人为卸任官员,治园修沼,叠山理水,似乎成为官场外另一种权势和财富的显示。

  万历十九年(1591年),当了九年首辅的申时行致仕,回到家乡苏州。他致仕后安享生活和表现尊贵的方式最具代表性——买下了一个自宋代传下的旧园,名为乐圃。又在苏州建了邸宅八大处,以八音命名,分“金、石、丝、竹、匏、土、革、木”。申家除园亭精侈、器用饮食衣服华糜之外,尚广蓄声伎,以供醉舞酣歌,宴会嬉游。郑桐庵《周铁墩传》说:“吴中故相国申文定公家,所习梨园为江南称首。”杨绳武《书顾伶事》说:“相国家声伎,明季为吴下甲,每度一曲,能使举座倾倒。”

  申死后,葬在石湖吴山东麓,占地百亩以上,为一典型的明代高官显宦的墓葬。仅举此一例,可以明了园林之中是“文人的生活”,还是“达官显贵的奢华”。

  古典园林的最高代表是宋徽宗的艮岳,那是文化的成果,更是权力堆起的财富高峰。明代江南园林风尚传接于宋代,私家园林数百座,无非后世豪奢官商效尤者也。

显贵们的私家园林与明清家具

清早期 黄花梨方桌

  江南私家园林园主基本是官贵、豪绅、富商之流,但当时形成一个特殊的、不走科举仕途之路的社会群体——“山人”,或可一提。山人是读书人出身,多数为下层贫寒之士,但也有少数人入幕、攀附权贵成功;或以文营商有道,发家富有;或为世家子弟,有先君子遗业。他们成为山人中的上层,其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超越常人,立足于极度富裕的财富精英人群。他们中间也有造园者,如徐霖造快园、王稚登造半偈园、张凤翼造求志园、陈继儒造婉娈草园、周靖履造梅园、赵宦光造寒山园、文震亨造碧浪园和水嬉堂。但即便如此,在明代私家园林之中,山人造园的比例是很小的。

  “文人园林”,非“文人”所居所制

  江南园林素享“文人园林”之誉,其意如此理解可矣:江南园林具有“文人画”一样的特殊内涵,诗情画意,写意山水。但实际上,它的使用者和“文人”身份无关,制作者主体也非出自文人之手。

显贵们的私家园林与明清家具

清早期 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

  园林建造是一套完整的匠作体现,文字结晶可以哲匠级工匠计成的《园冶》为代表。在匠作体系中,个别有文化的山人侧身其中,但也难以构成制作主力。尽管在私家园林中匠人文化体系和文人文化体系衔接密切。

  从文化的创造角度讲,制度典章、哲学文学艺术等一极的建立、创作,属于文人文化体系,而实用性的建筑、家具、工艺品等物质文明一极的创造,则要依靠匠人文化体系的能工巧匠们。

  从消费角度看,明清私家园林,乃至明式家具,其使用人身份首先是身荣家富者,有无高深的文化是次要的。因为对园林文化认同的门槛并不高,达到一定社会地位和财富地位的人,基本完成对优质文化产物的认同。

  无论是园林还是明清家具,消费者多为“富贵之家”、现实是历史之镜。我们可以目击并思考当下谁在使用私家园林,谁在收藏和使用海南黄花梨家具?它们和“文人”有多少关系,与富人又有多少关系?

  从消费角度理解明清园林,可以更好地观察明式家具。后者也是一项财力活动,消费此类奢侈品,身份一定是“富贵之家”、“家累千金者”、“士大夫富厚者”。古董珍玩、古籍善本、历代法帖、名画等古代艺术品等如此,园林和豪宅、“时玩”和高档家具等实用工艺品也概莫能外。

显贵们的私家园林与明清家具

清早期 黄花梨亮格柜

  还需注意的是,晚明时节,一轮总结、品评园林、器物的热潮也应运而生。一类是《天工开物》、《园冶》、《鲁班经匠家镜》、《三才图会》等技术性著作;另一类是《遵生八笺》、《考槃馀事》、《长物志》、《闲情偶寄》等品评性文字。它们集中出现在这个时期,绝非偶然。可以说它们因明中晚期园林、宅邸、器物兴造的猛烈而催生出世,是奢靡消费大潮带来的结果。大量物质创造的兴盛,导致文字品评的追随。

分享到:
编辑:周星宇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