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城市群高质量发展“期中考”:中间带城市跨区域合作进行时

2019-12-31 09:37:5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12月上旬,一场关于成渝城市群如何发展的研讨会,在位于成都和重庆之间的遂宁市举行。

  与会者中不乏国内长期研究城市群、都市圈发展的专家学者,大家讨论激烈,亦有所隐忧:从时间节点看,这个西部经济体量最高的城市群的“期中考”已经非常接近——2016年出台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经济充满活力、生活品质优良、生态环境优美的国家级城市群。”

  但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理事长肖金成认为,目前成渝城市群的总体状态“还仍像一群城市,而非一个城市群”。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王大树则以长三角城市群类比,他指出,尽管成都与重庆之间的交通已实现1.5小时通达,但其他城市之间的交通便利化程度仍较落后。

  而其后追兵甚紧,长江中游城市群正加速发展,以期和成渝城市群争夺继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之后的中国城市群“第四极”。

  对于上述种种挑战,一个较为明确的共识是: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成渝城市群实现“经济、生活品质、生态环境”等方面的目标,如何切实有效的培育除成都、重庆之外的次级核心城市,将是“迎考”关键之举。

  解决城市群中间带塌陷

  高质量发展根本在于经济的活力、创新力和竞争力。就区域经济而言,则是如何进一步激发城市经济发展的动力。

  但成渝城市群在经济高质量发展中面临的难题是:位于成都和重庆之间的中间带城市,缺乏一个副中心城市。

  截至2019年三季度,成都GDP达到12047.26亿元,重庆市为16073.56亿元,而成渝城市群内部的其他城市,GDP最高的绵阳市仅1873.47亿元,仅为成都的15%、重庆的12%。

  暂且不论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群,即使是在长江中游城市群内部,其核心城市与次级城市之间的GDP差距亦未有如此距离。

  “在发展城市经济的过程中,过去的做法更多是把城市拆分细划为行政区划和主体,调动城市内部的积极性来推动经济发展”,四川省社科院原副院长盛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下,数量型的发展已经不适应,这需要以创新模式促进资源要素的集聚,优化原有的资源配置”。

  盛毅认为,如果依靠成都和重庆两大都市圈的经济影响力,去推动成渝城市群内部的众多城市发展,时间较为漫长,其中的阻力之一是,每个市、县区都有自身的经济发展和产业培育任务,难以在短期内形成有效的合力。

  “当行政阻力大于经济引力时,便需要以区域整合的方式,促进城市群和都市圈的发展。”他说。

  基于此,盛毅提出,在成渝城市群中间带城市中,要发展多个次级都市圈,需要进行适当的行政区划调整,“中间带的很多城市,市域面积较小,难以承接人口和产业转移,而在行政区域化调整后,则有利于生产力空间的布局”。

  以遂宁市为例,盛毅提出,尽管其地理位置优越——位于成都和重庆两大城市之间,“但其内生发展能力较弱,单纯依靠市场机制的作用推动城市发展,不仅过程很长,且不利于抓住产业发展机遇,如果遂宁市能够扩大行政区域,将掌握更多主动权,促进城市加速壮大”。

  盛毅同时提出,不仅是简单的行政区域调整,对某些城市的部分或全部功能托管和代管,亦是可行方法之一。

  中间城市新区设想

  城市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合作共赢是关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四川省内部一直有建言:作为成渝城市群次核心区域的内江市和自贡市,尽管在2018年签署了《推动内江自贡同城化发展合作协议》,但两座城市如何做大经济总量方面一直未有突出进展,因此是否能以部分行政区划调整的方式,赋予两座城市更大的发展空间,同时在四川省内部成立“自贡内江新区”,其核心区域内的产业布局由两市共管,其余区域则作为协管区。

  但这与过去的行政区划调整相比,涉及到县级以上行政区划调整事项,按程序应由内江市和自贡市人民政府分别逐级上报国务院审批。

  同时,四川省民政厅对此作出的回应称,“内江、自贡合并”属于上述行政区划调整建议,是事关内江市、自贡市乃至我省改革、发展和稳定大局,涉及面广,牵涉部门、人员多,是否具有可行性和必要性,尚需充分调查研究和科学论证评估。

  在四川省积极解决内部城市发展问题的同时,重庆市亦未将成渝城市群发展的问题悬停案上。

  事实上,自2019年7月重庆市党政代表团赴四川省学习考察后,重庆在与四川省、成都市加快推进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做出了诸多努力——如重庆和四川共同签署相关工作方案或工作协议,推动陆海新通道建设、中新(重庆)项目发展等。

  12月18日,重庆海关、成都海关在重庆还签署了“共同推动成渝经济区开放发展合作备忘录”,以促进成渝城市群进一步开放和发展。其中包括“共同促进海关特殊监管区域高水平开放高质量发展”、“共同推动完善口岸开放功能、共同支持外贸优势产业发展”等。

  但重庆社科院城市与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重庆城市提升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彭劲松认为,“目前成渝城市群内部的互动,主要表现为成都和重庆之间的互动”。

  他认为应该进一步推进城市群内部的次级经济带中的中小城市发展,如交通、产业互补发展,加强城市之间的紧密度,“什么时候中间带城市起来了,才能真正称为成渝城市群”。

  跨区域合作进行时

  重庆理工大学教授、MBA教育中心主任邱冬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成渝城市群内部中小城市的经济高质量发展,即是要实现产业方面的合理分工。

  “产业差异化发展,并非是划分为不同产业的功能区,而是在同一个产业链上差异化发展,即不同城市根据自身产业基础,承接产业链上的不同环节,最终形成上中下游的完整梯度。”邱冬阳说。

  事实上,面对即将到来的2020年“期中考”,成渝城市群内部的众多城市并未停留在“等政策”、“要资金”的阶段,而是已经开始了跨区域的城市合作。

  以四川省广安市为例,其推出跨区域合作新方式:对内加强蓉广合作,即企业的研发创新在成都,生产转化放在广安,而又依托广安与重庆毗邻的地理优势,承接重庆的产业转移,从而实现成都与重庆产业合作的“岛链”。

  此外,广安市还制定了《建设川渝合作示范城市推进方案》,将和重庆在规划、交通、产业、公共服务、生态环境、机制体制六个方面开展合作;乃至在广安的“十四五”发展规划编制准备中,与重庆保持密切对接,以谋划合作大框架。

  不仅是广安,据参加上述研讨会的遂宁市发展改革委主任夏海荣介绍,目前遂宁已与重庆的潼南区在推进涪江干流双江航电枢纽工程建设、涪江复航等多个领域开展了实质性合作。

  毗邻成都天府国际机场的资阳市,以“成渝门户枢纽型临空新兴城市”对城市重新定位。同时还与重庆江北机场所在的重庆渝北区,以跨区域合作的方式,共同进行临空产业建设。

  而根据相关计划,四川省与重庆市毗邻的6个地级市:泸州市、遂宁市、内江市、广安市、达州市、资阳市共同将成立“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毗邻地区合作联盟”;此外,还将重点推动广安、潼南、达万、泸内荣永等川渝合作示范区协同发展,促进条件成熟的地区加强分工协作,推进川渝合作示范区广安片区、潼南片区建设,深化泸内荣永达万、成渝轴线区(市)县等经济协作区合作,推动潼南、大足、荣昌、资阳共建成渝中部产业聚集示范区,建设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示范区,进而推动川渝毗邻地区协同发展。

  邱冬阳还认为,成渝城市群在面临其他城市群竞争的情况下,需要增强抱团意识,即共同努力将“成渝制造”的概念推向市场——在新的形势下,成渝之间不能仅仅把目光停留在内部竞争中,应瞄准全国市场和海外市场,以融入全球供应链为目标,整体打造成渝城市群产业。

  交通方面的缺陷亦需要加快弥补。王大树建议,参照长三角城市群的交通便利化程度,成渝城市群内部应该实现以成渝高铁为主、多条城际铁路为辅的复合交通网络,以缩减城市之间的时空距离。邱冬阳则提议,成渝城市群应效仿东京都市圈的经验,在高铁坐席上优化配置,推出“固定坐席”和“自由坐席”,后者方便商旅客人,不用提前订票,随时进站随时乘车。

编辑:杨赓

凡注明“中国风景园林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本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北京通州区与河北省北三县协同发展规划出炉

北京通州区与河北省北三县协同发展规划出炉

3月1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北京市通州区与河北省三河、大厂、香河三县市协同发展规划》。该规划是指导通州区与北三县规划建设的基本依据,规划范围包括北京市通州区和河北省【详细】

韧性城市,中国准备好了吗?

韧性城市,中国准备好了吗?

2020年新春,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让中国乃至全球的城市重新审视起危机状态下的城市规划与建设、应急治理与可持续发展。韧性城市再一次成为热门话题,引发专家和公众的热烈讨论【详细】

迪士尼全球乐园关闭 亏损数亿美元

迪士尼全球乐园关闭 亏损数亿美元

日前,迪士尼宣布从本周3月16日开始到3月底将关闭加州迪士尼、巴黎迪士尼和奥兰多迪士尼三大主题乐园。加上先后关闭的上海、香港和东京迪士尼,至此迪士尼在全球的六大乐园全部关闭【详细】

易兰中标西咸新区院士谷核心区项目

易兰中标西咸新区院士谷核心区项目

据了解,“院士谷”选址位于泾河北岸,拟定规划范围8.8平方公里。在未来的城市发展中,将以生态化城市发展为宗旨,以科技创新为引擎动力而形成西安市的北部门户中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