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2020-05-28 16:00:30    作者:Jennie     来源:奥雅设计

  上周末(5月24日),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暨乌镇慕春季闭幕系列活动在乌镇横港国际艺术村圆满举办。论坛畅谈当代文化景观,探讨新文旅时代下乡土景观的无限可能。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本次活动由奥雅设计、景观周及乌镇横港国际艺术村联合主办。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理事、资深研究员 李津逵  先生、广州土人景观首席设计师、北京大学景观设计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华中科技大学兼职教授、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客座教授 庞伟  先生,乡建院傅英斌工作室主持设计师 傅英斌  先生,奥雅设计总经理、联合创始人、首席创新官、董事、洛嘉儿童空间品牌创始人、乌镇横港国际艺术村操盘人、棠悦花园营造品牌创始人、奥雅生态文旅院院长 李方悦  女士,奥雅设计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旅行作家 李宝章  先生,以及来自奥雅设计的核心团队,到场观众聚集一堂,进行了精彩纷呈、激动人心的分享与互动交流。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李方悦  女士首先以横港国际艺术村 “庄主” 的身份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致开场词。她谈道:乡村有人气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今天看到大家在横港热情齐聚,十分欣慰。横港从2015年底至今经历了四年多的建设,历经种种艰辛,探索了多种模式,逐渐演变为充满艺术气息的国际化乡村。她预祝今天的活动顺利进行,期待大咖嘉宾和学者们为大家带来一场精彩的思想盛宴。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奥雅设计总经理、联合创始人、首席创新官、董事、洛嘉儿童空间品牌创始人、乌镇横港国际艺术村操盘人、棠悦花园营造品牌创始人、奥雅生态文旅院院长 李方悦女士

  奥雅设计副总经理、华东区域公司总经理、上海公司总经理 姜海龙 先生和奥雅设计集团品牌总监 唐海培 先生担任本次论坛主持人。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奥雅设计副总经理、华东区域公司总经理、上海公司总经理 姜海龙先生

  临着河畔,伴着微风,论坛进入了主环节。嘉宾们分享深度观点,畅谈乡建的故事与情怀,展望未来乡村发展。

  精心、恒心、匠心、爱心,成就一次“心”乡建

  岭南乡土的文化基因与中国开放的精神动力

  李津逵先生首先抛出了自己初来横港的疑惑:横港叫作国际艺术村,奥雅在其中究竟做了些什么 ?他说,通过观察,发现奥雅在村内推动了景观的规划和设计,推动各种文化旅游活动策划与教育的开展,这种做法是否应该被称为“文旅”或者“文创”?又或者“乡村旅游”或“逆城市化”?其实,这些传统专业的形容词都不能概括奥雅在横港做的这件事。形容其为一次“实践”过于哲学,形容其为一次“模式”又太过武断。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理事、资深研究员 李津逵先生

  他总结道:奥雅在横港的所做其实是各方共同作用下的一件事。首先,嘉兴市、桐乡市以及乌镇地方政府在历经三四十年的工业化、城市化走到了当前的节点上,政府用充分的资金大力支持乡村建设,他们顺应人民群众的需求,为城市中的人不断创建乡村中的休闲空间,最终形成全域化、网络化的强有力的基础设施,这些都为横港的建设提供了精准的支持。横港村借助美丽乡村建设的政策,将村庄的空间格局做了一个重组优化,一方面使村民在基础设施升级的区域适度集中居住,一方面整合旧村中的空间和民居租给有实力有情怀的企业,使之成为城市居民喜闻乐见的田园休闲空间。

  他说,奥雅的伙伴们的本职工作是设计师,通过在横港尝试原有专业之外的更多可能性,对酒店或民宿运营的方方面面的认识变得更加透彻。设计,让村里的每一处角落都展现了比它本身更多的创造的价值。让村庄知道自己可以更美丽,让政企民客各得其所。横港国际艺术村对于原有横港村的介入是主体式的,而不仅是作为一个善意第三方的加入。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从江南的乡村回望和对比岭南:珠三角的面积是长三角的六分之一,人口是长三角的二分之一,人口密度是长三角的三倍。珠三角将率先在全中国完成城市群基础设施的一体化,但珠三角的乡村建设显然滞后于长三角。

  珠三角的优点恰恰制约了乡村的建设,珠三角集体经济既有集体也有经济,经济的支撑使得社区凝聚力非常强大,小共同体足以和大共同体来抗衡,珠三角农民在城市化中得到的权益超过其他地区。在中国,闽粤两省拥有好远游、敢冒险的海洋文化,因此也造就了乡村极强的外向性,外向性和集体凝聚力的特点使得这里的乡村底层文化非常有生命力,却在高层文化上落后于江南,审美的品味也有待提高。

  他将横港做法的核心总结为一个字:心——精心、恒心、匠心、爱心,体现在村落的点点滴滴之中,最终成就了一次“心乡建”。他希望可以将奥雅在横港这个江南乡村的做法带回广东,成为大湾区乡村发展又一个有价值的借鉴。

  放下设计师固有的蓝图思维,基于当下,此时此地的直面现实乡村

  乡村“不建设”指南

  傅英斌先生以自身在乡村建设的体验和状态展开分享,引领大家回归到真诚的乡村设计。“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从前人们寄托大量的情怀在乡村之中,认定乡村的事物注定是美好的。然而当深陷真实的乡建之后,不由感叹:“乡村路更滑,人心太复杂”。乡建的过程充满了各个层面的困难,交织着当地的复杂关系,有别于做城市类型项目时的图纸式交流。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建院傅英斌工作室主持设计师 傅英斌先生

  他谈到,乡村设计中最吸引他的点在于一切生动性的事物,民间自发产生的,充满智慧、设计趣味的事物是设计师一生追求的轻松感。厨房挂满了锅碗瓢盆、墙缝中随意地插放着工具,这些自然而然的生活感比刻意摆拍的构图都更有意思。

  在乡建的过程中,难免遇到 “钱少事多时间紧” 的状况。河北青龙的丰收节活动需要在短短十天内做一些设施来满足需求,考虑到时间有限,最终选择了乡村常常使用的“搭棚子”的方式,将脚手架和安全网组合,搭建了一套临时的活动设施,节约了时间和金钱成本的同时不失乡村特色。把展览与村庄的巷道结合起来,不仅有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展示空间,还可以将游客吸引到村庄里来,全方位的感知别具特色的乡村空间。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在做古村落的时候,甲方和村民常常会提出修旧如旧、古色古香的需求,但现实的因素往往会限制古香古色的发挥,如何在有限的条件下建造融于乡村的桥梁是在贵州桐梓中关村项目中遇到的棘手问题。

  偏僻的村庄中施工人员技术有限,于是原有拱桥方案被推翻,最终选用石笼工艺,经过特殊处理的高强度镀锌钢丝经过PVC防腐包覆加工后编织成网箱,使用钢跳板作为桥面,灯杆和扶手就地取材选用竹子,最终的呈现是工业感中不乏乡土气息。时间和历史在此处对话,孩童在这里随意奔跑嬉戏 。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傅英斌先生认为,当前的乡建多数并没有真诚的面对当下乡村的直接问题和正在变化的乡村生活,乡村主题乐园式的造景设计不过是搭建了一个虚幻的舞台场景,我们更需要抛开固有的蓝图思维,放下脱离现实的乌托邦式的思维模式,去尝试乡村的第三种可能,他运用大量针灸式的设计方法,呈现更为真实的乡村面貌。

  我们需要的是可看的、可用的、可消费的三次元景观

  景观的三次元

  李方悦女士的分享以奥雅与景观的三次元为切入点,分析了代表性的国外案例和横港国际艺术村的设计运营实践。常常有人发问为什么要建设乡村,这是一个无法明确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爬山,因为山在那里”,李方悦女士说道:“乡村在那里,所以我们要去做,它是我们的彼岸 ,城市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相对成熟的地步,所以我们急需为乡村提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奥雅设计总经理、联合创始人 李方悦女士

  基于市场环境的不断变化与发展,奥雅设计以开创性的“D·B·F·O”服务模式为文创旅游、新型城镇化发展与美丽乡村搭建起“Design设计、Building建造、Finance金融、Operation运营”的3.0服务体系。

  景观的三次元对应的正是奥雅的三个不同阶段:在1.0阶段奥雅做了比较多的地产景观设计,这是属于可看的景观,是为了好看和达到商业售卖目的去做的景观;到了2.0阶段,渐渐进入公共空间的建设,城市空间更多需要可用的景观,也就是可以让人们停留、坐下来的景观,有人坐下来的空间就形成了风景。

  现在已经进入了文旅与产业的3.0时代,不仅需要好看和供人休憩停留的景观,更需要可消费的景观,只有持续的消费才能为景区以及美丽乡村注入生命力。城市和社会在发展,时代也在发展,2.0到3.0转变就是要做可运营的公园,除了可观的功能,同时要兼备服务与经营能力。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李方悦女士接着以布莱恩公园、泉佐野丘陵绿地以及南池袋公园为例,让我们看到公园绿地为生活品质和城市土地价值带来了巨大改变。而可以做成这样的核心,是来自政府、民间力量、居民的“三页螺旋桨”合力,从而驱动“以人为本”的活力再生。

  城市的活力归根结底在于人的活动,而城市更新的根本也是为了适应新的人对空间的需求。后疫情时代,我们期望城市公共空间的“设计”,不仅仅为了空间与物,而是能够参与到构架活力的模式与机制中,使之可持续、更美好。

  美丽乡村的建设仅仅是最开始,如何带来活力,进而复兴整个区域,运营是关键

  乌镇横港国际艺术村是李方悦女士亲自参与操盘的乡村复兴项目。横港村的实践是一次美丽乡村的非典型实践,在这里艺术乡居生活和江南水乡文化完美融合。

  李方悦女士提出了“艺术化的乡居生活”,在乡村的基础上,融入艺术元素,打造一个崭新的家园。艺术介入乡村,让一切美好的事情发生在这里。设计从五位一体的规划中,聚焦“花儿与少年”的乡建模式。确定了模式之后,横港也逐渐形成了自己产品体系,分为“吃、住、学、游、购、娱”六个方面。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改造后的横港国际艺术村焕然一新,吸引着源源不断的游客,承办了多场大型活动,2020乌镇慕春季暨首届乌镇乡村旅游节也选择了在横港隆重举行。在这里,人们可以打卡网红花园莫奈花园,体验手工蓝染和陶艺,感受生命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奇迹。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横港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与孩子相关的——孩子与自然,孩子与教育。洛嘉教育与横港有着密切的合作,如今的横港也是洛嘉教育的自然教育基地之一。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景观的三次元是一个进阶的关系,迎接新的时代必须抓住黄金的机会,打破边界思维,以运营为导向,打造可看、可用、可消费的公园和文旅项目,李方悦女士希望奥雅勇于拥抱变化,成为中国当之无愧的新文旅梦工厂!

  景观是三观在大地上的投影,是文化的深水区,更是灵魂层面的东西

  景观是和三观一样重要的观

  庞伟先生谈到,景观不是狭隘的视觉问题,是比同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又一观,是人们的三观在大地上的投影。

  他回溯改革开放初期,外国人心目中的中国印象,是阳朔漓江的风景,是西安的兵马俑和北京的八达岭长城,国门伴随着一套美好的风光图画打开,拥有一套亲切的文化形象,国家战略未尝不是一套景观战略……凡此种种,从华为的欧洲小镇到番禺的“番金莲”足球场,景观被抬举到和三观等量齐观,应该不为各位诧异。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广州土人景观首席设计师、北京大学景观设计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华中科技大学兼职教授、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客座教授 庞伟先生

  先有文化,再有风景。风景总是文化的,而文化是具体而微,活而不死的,中国的月亮、中国的山、中国的河流都是文化的,其次才是物理的……这些年设计界的现实是,我们总是把一些重要的活交给境外设计师,但境外设计师几乎不可能在中国的大地上做出了最好的活儿,他们不能理解我们的大地正如我们不能透彻理解苏格兰大地、俄罗斯的大地一样,他们也不能领悟桃园结义的真谛。庞伟先生说道:“提起圣经、莎士比亚的典故他们会心一笑,而提起空城计、草船借箭时,提起陶渊明、苏东坡我们会心一笑。” 

  景观,如果只把它当做一个稳稳当当的职业,不去直击人心,不去和灵魂对话,我们的工作将停留在二流的水平,我们也就是一群二流的人。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风景里的风是什么? 风景是景观的一个同义词,在中国的辞藻中,但凡有了“风”一字,都平添了一份难以言说的格调和含义,例如风光、风化、风情、风物、风月等等,“风”这个字让“景”变成了不一般的景。风景才是中国人一种审美的观,苏东坡写清风徐来,美单单有视觉、温度或者气候远远不够,必须添上一缕风。动态的风使静态的景上升了一个维度,所见的一切便有了画面感和真实感。

  风景是灵魂的样子。庞伟先生认为我们需要拥抱和歌颂我们生命的一切事物,无论是美好的亦或者不美好的,无论创造的抑或毁灭的,不要假装没有危机,不要假装没有过灾难,不要温吞的、假模假式的生活在既往的存量之中。

  “太平的风一吹,什么都没了”,一位艺术家在深圳双年展如是写道。庞伟先生以这句话为结尾,给大家留下了耐人寻味的思考空间。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将乡土景观“入土、自然与诗意”的人文追求作为设计的起点来驱动当下的设计师

  乡土景观的传承与发展

  李宝章先生从文化和文化谈起,文化是一个地方的人们稳定下来的生活方式的总和,其中包括物质与精神传承、价值观与信念,社会组织形式,经济模式、生活习惯与审美取向等。因此,所有的景观都是文化的景观。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奥雅设计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旅行作家 李宝章先生

  第一,乡土景观是文化景观。乡土景观是一种“文化无意识”的自觉行为。

  第二,乡土景观是关于生活、生存与发展的实用景观。乡土景观是一种与乡村经济发展高度融合的日常景观。

  第三,乡土景观都是方言景观。因地制宜、因人而异;因形就势,归在体宜。

  中国人往上追溯三代,大多都是乡民,乡村的生活方式深深影响着大家,现在的设计应当代入这些原始的习惯和情感。古老的村落常常有一个内外的空间,伴随着村口的一棵大树,景观中如果没有大树或者一片树林就缺少了一些文化意蕴。用简单的手法将一切事物推敲到极致,便有了美。装饰的本质是为了精神的愉悦,精神的愉悦是将使用和装饰分开。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第四,乡土景观有自己的设计过程。乡土景观是与土地,生活方式及居住文化紧紧地打包在一起的。中国的乡土景观往往是由业主集团(家庭与家族),乡贤能人、文化人事、见多识广的参谋与能工巧匠一起筹划,设计与建造而成。

  第五,乡土景观有自己的设计语境。相对于现代的设计语境(空间,形式,功能,专业与专业分工)。乡土景观的设计过程是一种在地的议事过程。传统的语境是“说事”,以至于“说情”,而不是说“物”。人通过事与情与物发生关系!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有的公园是设计师的纪念碑,有的公园是为了使用者的“好用”的场地。李宝章先生称东角头地铁站公园叫做“我的一万步花园”,因为下班后他常会到这个公园走一圈再步行回家,这样正好能走上一万步。

  东角头建成后人们使用情况是很好的,小孩子在中心草坪踢球,大人坐在这聊天,晚上11点都会有住在城中村的老人到这里来喝点啤酒、吃点花生、聊聊天,包括年轻人在这里滑轮滑。人文、艺术,共融共生,生命、生活,生生不息。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第六,乡土景观是一种不断进化的动态景观。乡土景观是一种以生存发展为目的“兼容并包,不拘一格”求发展的动态景观。

  第七,乡土景观是营造出来的,不是“打造”出来的。

  李宝章先生说:朴实、自然是这个时代最稀缺的品质。最高的审美境界是“自在”,所谓“自在”就是“既波澜不惊,又一切正好”。仁恒溪云书院用对话人文与自然的理念设计了反映当地文化及园林意境的景观,所有空间的软景、细节、大样都不多不少,自然、古朴,与场地环境高度融合。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第八,中国的乡土景观有自己的设计传承。无尽其时,地尽其利,物尽其用,工尽其巧,术尽其传。

  第九,那些具有普世价值的乡土景观可以成为主流。主流的景观都来自在特定的方面具有普世价值的,实现了精神、美与诗意的升华的乡土景观。我们可以学习乡土景观“入土、自然与诗意”的人文追求作为设计的起点来驱动当下的设计师。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李宝章先生最后和大家分享了奥雅文化景观的最新实践:郑州黄河南裹头公园的景观设计。这里是李宝章先生极为熟悉的家乡,黄土高原的景观坡是坡,坎是坎,拥有极强的几何感,天际线、大地组成了最直接了当的图形。公园以乡建的逻辑倒推城市景观,延续当地的景观风格,用简单线条、红色的石组成空间,体现原始的力量。

  李宝章先生谈到,不论是用谨慎的态度面对变化,还是更为注重自由和个性的表达,都是自身的选择,无谓对错,但面对问题时我们必须拥有自己的态度。

  奥雅对中国文化景观思考的核心问题:

  1.现在是过去的总结,还是未来的开始?

  2.面对未来,我们要选择怎样的态度:是用保守主义的态度,对创新与变化保持谨慎的态度,还是用自由主义的态度,以创新为自身目的?还是在两者之间?

 

  嘉宾们精彩的主题分享让在场观众受益匪浅,主办方在河畔为大家准备了精美可口的茶歇,与会观众与嘉宾有了更多交流讨论的机会。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夜色渐渐降临,论坛进入提问交流环节。嘉宾们围坐在一起,解答现场的设计师和参与观众的问题。思想的碰撞让大家忘记了时间,更加深入地探讨乡土景观的演变。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到场嘉宾与观众签到

  乡建的建设道阻且长,横港国际艺术村的实践是在乡村建设的道路上迈出的一小步。我们将一如既往地拥抱变化,打破边界,突破次元!在新文旅时代浪潮中砥砺前行,为行业创造更多价值!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在论坛的前一日,奥雅设计董事长、首席设计师 李宝章先生、奥雅设计联合创始人、董事总经理 李方悦女士,与来自全国16家分子公司的核心团队聚集一堂,在乌镇横港百年老宅——横港乡村图书馆举行了文旅与公共空间研讨会,最终达成了奥雅设计《横港共识2.0》。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乡土中国与当代中国文化景观论坛在乌镇举办

  摄影 / 上官静煊

  部分图片来自嘉宾提供

编辑:liqing

凡注明“风景园林网”的所有文章、项目案例等内容,版权归属本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风景园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福州建成串珠公园553个 下一步打造“绿岛链”

福州建成串珠公园553个 下一步打造“绿岛链”

听鸟鸣,闻花香,赏绿意,这是福州人的诗意栖居。这样的宜居环境并不是与生俱来的。69万株乔木,291条林荫道,553个串珠公园,500.8公里滨河绿道,这一串串“绿果”的背后,是园林人一树一地的耕耘付出【详细】

2019生态园林行业公众上市公司50强

2019生态园林行业公众上市公司50强

总计114家公众公司从事生态园林产业,共计实现收入675.01亿元,净利润1.27亿元【详细】

孙建博:将森林康养纳入国家战略和规划

森林康养作为新型业态,在发展和服务过程中仍然还存在基础设施不完善、配套政策不健全等问题【详细】

吴晨:以公园城市推动首都城市复兴

吴晨:以公园城市推动首都城市复兴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首钢集团总建筑师吴晨带来的议案【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