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城市公园,简约而不简单

2021-07-05 09:07:43         来源:解放日报     浏览次数:

  据统计,在巴黎市区,不论从何地出发,步行500米半径内总能到达一处城市公共绿地。拥有18个大型城市公园和几百个街头公园、花园、林荫步道的巴黎,也被称为“公园里的城市”。

  19世纪下半叶,拿破仑三世开始大规模地进行城市改造,公园在城市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在此后的150多年里,巴黎见证了数次大规模的城市公园运动,留下了众多的城市公园杰作。

  这些公园有何特殊的魅力?

  城市中的公园等绿色空间与人们的生活质量息息相关。城市的规模越大,对公共绿地的需求也就越大。在巴黎,人们越来越多地讨论如何开辟、保护城市的自然风貌和生态资源,以改善城市生活的环境质量。

  巴黎城市公园建设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法国第二帝国时期,在拿破仑三世的强力支持下,奥斯曼主持领导了一场规模宏大的城市改造运动。这一时期的城市建设奠定了巴黎的基本城市面貌,同期的城市公园建设能够有机地融入城市的整体空间。在现代主义艺术运动盛行时期,园林的发展与其他艺术一样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其间,巴黎不仅增加了许多城市园林,建设水平也有了极大的提高。

  进入21世纪,虽然巴黎新建的城市公园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规模上都不能与过去相比,但风景园林师在城市建设中的作用越来越显著。随着越来越多的风景园林师和建筑师合作参与城市公共空间的建设,21世纪以来巴黎建成的项目普遍具有很高的艺术品质。

  重新定义城市公园

  一谈到巴黎的公园,很多人的脑海中或许会浮现出画家乔治·修拉的名作《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画中,穿戴讲究的人们在这座工业化城市的绿色小岛中享受着阳光。

  那么,21世纪的巴黎公园又是什么样?

  在由法国政府于1982年发起的设计竞赛中,伯纳德·屈米设计的法国拉·维莱特公园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在这个项目中,屈米超前的理念走在了当时城市公园的设计前沿。

  拉·维莱特公园位于巴黎市东北部,该场地在19世纪曾经是屠宰场。这座屠宰场建造于1867年,1974年停止使用之后,这片面积达55公顷的场地得以保留重建。园址上有两条开挖于19世纪初期的运河,东西向的乌尔克运河将全园一分为二,分成了南北两部分。北区有国家科技展览馆,展示科技与未来的景象;南区有钢架玻璃大厅和音乐城,以艺术氛围为主题。南北向的圣德尼运河是出于水上运输之需,从公园的西侧流过。这两条近乎直交的运河成了公园与城市交融的纽带,同时也是公园重要的景观构成要素。

  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举办了一次方案征集竞赛,目的是将城市传统公共空间进行现代化改造,因此邀请了诸如扎哈、库哈斯等国际知名建筑大师进行方案设计。竞赛的主题为“21世纪的城市公园”,而当时正值法国园林复兴运动的初期,人们都盼望着能建造一个与以往园林风格大不相同的作品,重新定义城市公园。大赛的设计要求明确指出:它将是一件在艺术表现形式上“无法归类”的,并由杰出的设计师们共同完成的作品。

  在那次竞赛中,伯纳德·屈米夺冠,这位建筑师以一种别致的方式来表达当代城市理念。屈米将公园视作城市空间的延续,他呼应了20世纪后期的城市发展特征,即城市范围愈发广阔,其特征性逐渐降低,甚至缺乏人情味。而这座公园则模仿了城市中的迷失感,场地的标识感不强,道路也并不规则,让人们身在其中有种迷失的感受。为了削弱公园的场所感,屈米刻意回避了场地的原有功能,他认为这样一来,人们的行为会更加来自内心。

  在实际设计中,屈米追求一种与传统园林截然不同的效果,他提出了一个空间上以建筑物为骨架、以人工化的自然要素为辅助、自然景观与建筑相互穿插的建筑式的景观设计方法,采用了一种独立性很强的、非常结构化的布局方式,以点(名为“folies”的红色构筑物)、线(不规则的线性道路)、面(绿色景观区域)三个分离的体系重叠在整个园址上,构图十分严谨和紧凑。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名为“folies”的结构在建造之初虽然没有实际的功能作用,却成为人们对公园的记忆点。设计师最初的构想是让人们在穿过公园时不经意地偶遇某个构件,并由这些红色构件充当这座大型城市公园的指向标。

  对屈米来说,21世纪的巴黎公园也许就是人们欣赏各个“folies”、沿小道行走,最终产生相互影响的场所。后来,随着游人增多,红色的“folies”也逐渐派上用场,成了园内的小型站点,作为信息中心、饮食小卖部、咖啡吧、手工艺室、医务室等使用。

  为所有人设计的主题花园

  与凡尔赛宫中的小园林一样,主题花园也是拉·维莱特公园中最有趣和吸引人的地方,它满足了不同文化层次及年龄游人的需要。

  在“镜园”中,大片欧洲赤松和枫树林中竖立着20块整体石碑,石碑一侧贴有镜面,镜面内外的景色相映成趣,使人难辨真假;“风园”中有造型各异的游戏设施,是让孩子们流连忘返的地方;“水园”着重表现水的物理特性,水的雾化景观与电脑控制的水帘、跌水或滴水景观经过精心安排,同样富有观赏性,到了夏季又会变成儿童们喜爱的泳池;“葡萄园”以台地、跌水、水渠、金属架、葡萄苗等为素材,艺术化地再现了法国南部波尔多地区的葡萄园景观;下沉式的“竹园”为的是形成良好的小气候,由30多种竹子构成的竹林景观是巴黎市民难得一见的“异国情调”;处于竹园尽端的“音响圆厅”与意大利庄园中的水剧场有异曲同工之妙;“恐怖童话园”则是以音乐来唤起人们从童话中获得的人生第一次“恐怖”经历;“少年园”以一系列非常雕塑化和形象化的游戏设施来吸引少年们,架设在运河上的“独木桥”让少年们体会走钢丝的感觉;“龙园”的焦点是以一条巨龙为造型的滑梯,它吸引着儿童和成年人,共享滑滑梯的快乐。

  在建造之初,公园的目标就被设定为一个属于21世纪的、充满魅力的、独特并且有深刻思想意义的公园。它既要满足人们身体上和精神上的需要,同时又是体育运动、娱乐、自然生态、科学文化与艺术等诸多方面相结合的开放性的绿地。并且,公园还要成为各地游人的交流场所。

  如今的拉·维莱特公园是深受喜爱的开放城市绿地,公园中随时都充满着各种年龄、各种背景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青年人在草地上踢球、在路上玩滑轮,儿童在主题园中游戏,老人在咖啡店外的大遮阳伞下品着咖啡,各地来的游人或徜徉在绿荫与阳光中,在各异的主题园感受惊喜,或参加公园安排的丰富活动……公园充满了城市居民与各地游客互相看、同欢乐的乐趣与生机。

  对绿椅子产生特殊情怀

  巴黎人向来热爱在公园内晒太阳、社交,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市区内的室外绿色空间显得弥足珍贵。在一众小公园中,杜乐丽花园一直是备受青睐的那一个。

  杜乐丽花园位于卢浮宫与协和广场之间,原为法国国王亨利四世的王后美第奇的私产。当时,杜乐丽花园还是杜乐丽皇宫,它一直作为国王王后的寝宫,也是皇帝大开宴席的地方,因此华丽不凡。

  后来,凡尔赛皇宫落成,国王迁出,杜乐丽花园一度被冷落。1789年法国大革命之后,巴黎人强制路易十六从凡尔赛皇宫迁往杜乐丽皇宫。而当时的杜乐丽皇宫已沦落为国家的议坛,国家议会、革命委员会、元老会等等都在这里开会,直到拿破仑发动“雾月政变”,各种惊天动地的大事层出不穷,杜乐丽皇宫成了权谋家的决战场。

  1792年8月10日一大早,路易十六在杜乐丽皇宫中接到消息。听说帝制被废,路易十六自知大难临头,于是带着全家跑向议会,可是中途被截,于是保皇的与倒皇的双方在杜乐丽皇宫展开战斗。战斗中,许多人伤亡,杜乐丽皇宫也一度荒废。

  如今的杜乐丽花园是一个很大的花圃,向游人开放。虽然不见往日的繁华,但其中因有许多雕像被称为“露天博物馆”。栗树、柠檬树以及五彩缤纷的花朵为杜乐丽花园带来静谧。巴黎人把它视为后花园,常去那里聚会、散步,享受新鲜空气,打发闲暇时光。

  网友绿洲告诉记者,在巴黎待过一段时间的人,都会对绿椅子产生特殊情怀。在杜乐丽花园,赶上很棒的天气,法国人会随手拿起公园里的绿椅子,选定一个位置,随后在阳光下躺一天,看书、作画、发呆,偶尔和身边人聊聊天,或者小酌一杯。而他在巴黎最享受的时光,也是在杜乐丽花园的圆形水池边坐一坐,任凭惬意的微风拂过脸庞,周围高大的树木会为人们送去阴凉。

编辑:liqing

凡注明“风景园林网”的所有文章、项目案例等内容,版权归属本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风景园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北京世界公园开启“五洲奇妙夜”

北京世界公园开启“五洲奇妙夜”

记者从北京世界公园获悉,“五洲奇妙夜” 国际水景巨秀于7月3日开启。“五洲奇妙夜”国际水景巨秀由迪拜棕榈岛团队与西雅图太空针光影秀音乐导演共同打造。“玩夜游、揽风情、观光影、看巨秀、享美食”【详细】

第十届中国花博会闭幕 下届花博会将于河南举办

第十届中国花博会闭幕 下届花博会将于河南举办

历经1140天精心筹办、43天精彩绽放的第十届中国花卉博览会3日在上海崇明举行闭幕式活动,这意味着这场首次在岛屿上、乡村里、森林中举办的花博盛会正式落下帷幕。本届花博会共有189个参展单位【详细】

华艺园林终止上市辅导

华艺园林终止上市辅导

华艺园林与国元证券股份2016年就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详细】

全国首个残疾人消防主题公园在江苏开园

全国首个残疾人消防主题公园在江苏开园

“主题公园”引领助残新模式。主题公园围绕残障人士安全主题和元素,分设游园主题区;在基础设施、氛围营造、宣传标识设计等方面整合,实现在游戏中获得知识;设立消防安全知识普及栏【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