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花展历史悠久深受喜爱

2022-06-30 10:00:41    作者:洪崇恩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浏览次数:

上海花展历史悠久深受喜爱

上海最大的市民公园“世纪公园”的花展面积最大(资料图)

  2021年,第十届中国花博会在上海崇明举办。花展展示的是各色花卉的美丽风采,也展示了一种生活安逸、人心和顺的社会文明。花展在上海有着悠久的历史。

  上海人有悠久的赏花传统,春游龙华赏桃花,夏访名园赏荷花,秋赏桂菊冬赏二梅。最集中的花事赏花活动,是早春时节的花朝节(农历二月十二日)。清康熙《松江府志》记载:“十二日为花朝,群卉编结红彩,以祝繁盛。”说的是人们从花市买回用彩绸或红纸包裹的花卉切枝、盆栽小植,回家供在案头桌上。

  此外,“春到花朝染碧丛,枝梢剪彩袅东风。蒸霞五色飞晴坞,画阁开尊助赏红”“花朝二月雨初晴,笑语相将北郭行。折得缃桃刚一朵,小鬟偷插鬓云轻”也都是描绘沪上花朝节的盛况。

  办花会是上海的传统。办花会时,人们心情急切,几乎是全民动员、全民参与。多年来,上海不仅沿袭了办花会的传统,更热衷于办花展。

  豫园花会带动花市发展

  上海最有代表性的大型花会,是豫园的花会。

  豫园曾有“城市山林”的美名,建成于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不久后就开始举办花会,当时只“对内不对外”。公开向百姓开放的豫园花会,约起始于清康熙末年(1700年前后)、盛于嘉庆年间(1800年前后)。因为300年前,上海的花卉种植已经完成了批量向市场卖花的转变,花会自然也成了花卉赏玩与贸易相结合的场所。

  豫园花会多在农历正月初二开展,主花多为梅花、蜡梅,参展盆花皆由私人园圃提供,展品大多是珍品。豫园与城隍庙仅一墙之隔,花会又时逢新春佳节,因此参观花会的平民百姓也非常多。豫园的菊花会年年皆有,极少间断,而兰花会通常是在农历四月下旬举办。

  规模最大的要数每年农历九、十月间举办的豫园菊花会,中心通常设在萃秀堂一带。花会期间,园中所有廊道、内室、径边、石上,均被各色盆菊、树菊占领。栽培器具也非常讲究,其中不乏名贵的瓷盆。每盆菊花都标明菊品培育、栽培者姓名,以便行家品评。评花的标准不十分科学,却很贴近民众,根据不同的花色、花容、花气,以“新巧”“高贵”“雅致”“珍异”之类作评语。

  专家带动士众、士众影响结果,最后往往由百姓公推与专家专评结合,评出最佳品种。与人才科举高中一样,花界称之为“花状元”“花探花”“花榜眼”,外加一种“花魁”,有时候还有“花后”。参加花会的盆花,只要花主愿意出售,人们就可以购买,价格高低不一、随行就市,由买卖双方自愿议定即可成交。那些高中名次的名花,每盆价格高达几十两银子,买主往往还争得不可开交。这也把整个上海的花市带得红红火火。

  豫园花会不仅带动了上海花市的发展,也带动了上海文化、经济甚至政治的发展。清宣统元年(1909年),以西泠印社吴昌硕、王一平等人为首,在花会期间创办的“豫园书画善会”,就不仅限于花会花事,还成为一代“海上画派”的滥觞。

  新中国成立后、改革开放后,豫园都是上海最早恢复办花会(花展)的地方之一。

  花会之盛缘因海纳百川

  上海近代花会之盛、水平之高,与上海开埠较早、国际交流增多,亦即“海纳百川”的文化精神关系甚密。

  自文艺复兴时期开始,英国、法国就成了全球最知名的两大“花国”。两国侨民最早把他们日常爱花、乐办花展的传统带到了上海。1843年11月开埠后不久,一些外侨携家眷乘船来上海安家落户,就带有不少心仪的花卉绿植。外侨聚居区演变成租界之后,以英法侨民为首,把他们爱花、爱办花展的传统习俗,在租界里演绎得淋漓尽致。

  史志有载,1504年(明弘治十七年)上海县仅有花卉45种,无非是梅花、兰花、荷花、桂花、月季、茉莉、芍药、茶花、杜鹃等。而到1866年(清同治五年)新上海县志编成之时,上海县境花卉已增至78种。增加的33种花卉中,有西洋杜鹃、瓜叶菊、康乃馨、象牙红、香雪兰、郁金香、大丽花等,这些来自海外的花卉陆续出现在上海花市和百姓人家。西南郊的梅陇一带成了康乃馨、大丽花、仙客来等众多“洋花”的种植、繁殖基地,崇明则成为培育风信子等球根花卉的基地。因为崇明的海风江潮与英国、荷兰、法国等西欧国家的气候条件非常近似,以至当时不少人还误以为这些球根花卉是崇明水仙的变种。

  这些引进的“洋花”之所以为上海民众所喜爱,虽然与它们自身的优点分不开,但也与在沪西方人纷纷参与举办花展密切相关。

  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公共租界内首次举办花卉展览。由英国在沪最高官驻沪总领事麦华陀领衔,以租界董事的名义,先在中英文报刊上刊登广告,征集花卉展品。次年5月29日,租界“莳花展览会”在英国领事馆(今南苏州路外滩)花园举行,历时两天,展品都是各种当令的“洋花”,参观的外国侨民约700人。1892年起,改由公共租界妇女委员会组织花展,每年春秋两季各举行一次。之后又由租界园艺爱好者组成上海莳花会接办,5月和11月各举办花展一次。

  此外,当时的外滩公园(今黄浦公园)、兆丰公园(今中山公园)、法国花园(今复兴公园)等,每季都在花圃内或温室中举办小型花展,春秋两季甚至月月有展。

  在外侨带动下,当时不少新生的华人私家开放花园也纷纷举办花展。张园、徐园,就是其中两大有代表性的花展盛地。

  张园旧址在今泰兴路南端,原为大片农田。1872年至1878年,英商和记洋行经理格龙先后向农户租地20多亩,辟为花园住宅。1882年富商张叔和购得此地,营造了这座花园别业,简称张园。张园既置亭台、堆山凿水,又建洋楼、设花圃。张园当时引进了许多奇景妙想,尤以花卉盛会著称于时。园内栽培了许多名花佳草,特别欢迎西方人到园中举行花展。1891年,众多西方人联合在此举行花会,园中高挂各国彩旗,参赛的花卉数有百种。1897年10月,再度举行大规模的中外花会,海上为之轰动。

  徐园的花展别具一格,通常与当时的新奇事物结合在一起,如在花展期间,还对外开放马戏演出与电影放映。传统的花事与新颖的技艺巧妙结合、相得益彰,使游客耳目一新。每逢新年灯节,花朝月夕,徐园花展人满为患。

  花展盛事体现城市文明

  花展的一大功能,就是可以集中向人们展示花卉的各种优点,把人类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升华为对植物的爱、对艺术的爱、对未来的爱。花对陶冶人的性情,甚至维系社会稳定的作用,在学术界早有定论。花展多的地方,一般来说就是生活最安逸、人心最和顺的地方。

  上海城市文明程度与近代园林包括花园洋房的大量建造、大小花会的频繁开展、各类花品的广泛应用,是分不开的。

  老上海在褒奖某人时经常说“他是‘上只角里来’的人。”“上只角”一般是指由所谓花园洋房群组成的社区。上海的许多洋房其实都是中国人造、中国人住的,“洋人”的总数在上海一直是很有限的,两个租界内都是华人占绝大多数。“花园洋房”概念的另一大构成就是花园,即那些建筑必须坐落在花园之中,美丽、雅致、幽静,绿荫掩映。这才是花园洋房的最大特点。

  综观世界上大小花展,基本上都有四大内容,即花卉绿植品种的推陈出新、花园装饰设计和工艺水平的展示、布展陈列的美学鉴赏价值、园艺资材的公共营销和广告传递。这四部分内容在2021年上海崇明举办的第十届中国花博会中,都得到了高度呈现,不仅反映在花博会期间的直接收入上,更在上海乃至整个长三角地区长远的花卉产业发展中得到了体现。

  对于正在构建适老性社会服务体系的上海来说,崇明花博会还是一次很好的演习。随着上海市民生活、文化水平的提高,老龄化程度加深,人们对走出家门、参与聚会与情感交流的需求增加,赏花、养花、送花的兴趣也正在迅速提高。在崇明举办花博会,正适应了公众的多方面需求,而这也正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的精义、“花卉产业高质量发展服务高品质生活”的核心宗旨。

编辑:liqing

凡注明“风景园林网”的所有文章、项目案例等内容,版权归属本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风景园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黄润秋:保护生物多样性促可持续发展

黄润秋:保护生物多样性促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发布的《2022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报告》指出,气候危机【详细】

河北沧州: 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取得更大成效

河北沧州: 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取得更大成效

沧州市委书记康彦民就大运河文化带和园博园项目建设督导检查,强调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深入贯彻省委书记倪岳峰来沧调研要求【详细】

国家林草局:森林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

国家林草局:森林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

为健全完善以《森林法》为核心的森林资源管理法律制度体系,7月20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详细】

第十五届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有望在杭州举办

第十五届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有望在杭州举办

早在去年,杭州市园林文物局发布的2021年工作计划中,就已提到将启动杭州园博园建设前期研究,推动园博园概念性规划。一年后,园博园项目迎来了新的进展【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