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跃中访谈:当代语境下的风景园林

2017-09-21 17:10:23    作者:GarlicIdealab     来源:易兰设计


  采访全文

  在美国麻省大学景观与区域规划系攻读研究生期间,您师从两位德高望重的教授约瑟夫·沃尔普(Joe Volpe)和杰克·埃亨(Jack Ahern)。请问这两位教授对您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你刚才提到这两位教授,是我在马萨诸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的时候指导过我的教授,还有一位教授的名字是朱利叶斯·法布斯(Julius Fábos),已经退休了。实际上,这几位教授给我的启迪是全方位的。

  但是这两位教授路数完全不一样,在学校里面,很多学生要不然喜欢这个教授,要不然喜欢那个教授,很少像我一样喜欢这两个路子。这两个路子是什么呢?约瑟夫·沃尔普代表了非常严格和传统的设计理念,他的重点是传统的小尺度设计,对于尺度、比例、材料这些传统概念的要求非常高,非常的严格;至于杰克·埃亨则是系主任,他代表了新生代景观设计以及大尺度规划设计,这是当代景观的设计潮流。我在马萨诸塞州立大学的时候是80年代中期,在美国,景观的当代化还在学界和业界如火如荼地推行,所以杰克代表着这样一种生态规划和景观都市主义。

  这两派之间也有争斗,学生会思考我是沿着这个方向走,还是沿着那个方向走。两位教授对我都特别好,在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关于不同尺度场地设计的不同流派与不同思路,这对我后来采取的从规划大景观到微小细节设计的全尺度设计手法,以及我自己的设计追求是有一定关系的。

陈跃中:当代语境下的风景园林

望京SOHO景观  | © 易兰设计

  您非常擅长中小尺度的场地营造,也非常注重景观在城市尺度、甚至是区域尺度的作用。景观设计师常常要解决多种不同尺度下的问题,在您的作品中,您是如何做到跨尺度的?

  我在2000年回国时就开始倡导“大景观”,我是第一个提出这个理念的人。当时国内还没有人提出类似设计理念,很多人不理解。我提出我们中国直到现在的主流也还是由建筑师做城市规划,或者由交通或其他的城市设施来主导规划布局,而景观师则是在建筑布局结束之后再进行填缝,这是我们传统的策略方式。我认为应该让景观师做规划。简单地说,什么是大景观?是景观师按照生态景观的原则来布局,围绕着生态布局城市的设施,这样既强调了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和城市设施的最大价值化,同时对房地产和城市发展都有很大的作用。

  这个理念直接的来源是美国近几十年的一种景观当代主义,当代性的风潮。我大学在重建工学习的城市规划,所以我有城市规划、建筑学和风景园林的背景,这些对我能够从宏观到微观、全方位、全尺度的设计转换,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陈跃中:当代语境下的风景园林

陈跃中:当代语境下的风景园林

北京野鸭湖国家湿地公园  | © 易兰设计

  易兰在近几年的企业文化中提倡设计跨界、多学科合作、资源共享、共享经济、协助办公平台等新理念。在与建筑师、规划师、城市设计师、工程师、决策者、开发商等不同学科合作中,您认为当代景观设计师新的角色是什么?

  说到当代的景观师,我可以先说说当代性,这个其实很重要,因为我认为首先当代性不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不是说今天就叫当代,十年前就不叫当代,这不是时间的问题,他与内涵的联系很重要。而景观当代的内涵是现在国内大家争吵不休的对象,其原因就是大家都搞不清楚概念,一提及传统大家就以为是古代,其实并不是。

  当代风景园林的内涵我认为有三点,第一是景观师做规划,就是我所提出的“大景观”,这是当代性。就传统的造园来说,很少有在大尺度上做区域规划的,或者即便是做了也是被动的,很少主动地规划一个项目,景观师都是在小围墙里面造园。相反而言,“大景观”主张景观师应该是主导规划,这一点就牵扯到,景观师必须有协调各方的沟通能力,对决策者、对建筑师、对其他的资源比如说经济、水利各方面都能够有一个协调作用并需要领导性,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生态的理念、科学的理念和生态的技术普遍的为景观师所利用,这是当代性。类似传统的景观,比方说我们的文人园林,虽然我们也讲究一些风水,也注重一些朴素的生态原则,但是并非主要考虑方向也并不是基础。今天我们谈当代风景园林它的内涵其实是很生态的,首先是以科学为基础,在此之上才有人文的调配,所以科学性和生态性是当代性第二表现。

陈跃中:当代语境下的风景园林

陈跃中:当代语境下的风景园林

成都三叉湖概念性总体规划设计  | © 易兰设计

  第三个表现就是风景园林从传统的私园走向城市,进入城市空间。在我念书的时候,说到园林还只是园林,即便是公园,从私园发展到公园,但还是一个“园”。它的功能属性还是单一的城市休闲。但到了今天,当我们谈当代景观的时候,景观师可能设计一个停车场或者城市街道空间,处理很复杂的城市功能问题,而不是单一的为了美,为了休闲,为了一个绿地,所以这也是当代景观师的当代性。

  所以一共有三个标志,第一是大尺度规划,第二生态性,第三公共性。这也是80年代我刚去美国看到与中国园林很明显的区别。那么今天我们回过头来看,中国风景园林的行业,正走在当代的路上,或者可以说已经一半踏进了当代,有一半可能还挣扎在发展的过程中。

编辑:liqing

凡注明“中国风景园林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本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