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深圳人才公园总设计师祝捷:全国首个人才主题公园炼成记

http://www.chla.com.cn 2017-11-16 来源:深圳晚报 作者:张金平 发表评论(0)

祝捷:全国首个人才主题公园炼成记

牛憨笨院士塑像的手中捧着一束淡雅的花,几个孩子围着雕塑奔跑、嬉戏。

祝捷:全国首个人才主题公园炼成记
◀深圳人才公园,人们徜徉在最美公式长廊。 本版图片均由 深圳晚报记者 王炳乾 摄

  11月12日,雨。

  深圳人才公园总设计师祝捷与记者相约在公园碰面,他带着记者走了一遍自己曾经走过上百遍的地方。公园里的每一个景观都融入了他和团队成员的心力,每一步都有故事,一花一木、一砖一瓦,都蕴含了他的设计理念与感情。

  这是全国第一座以“人才”来命名的主题公园,与深圳湾公园和深圳湾体育中心相连,毗邻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区域。

  自2007年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祝捷就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形容人才公园像是一个他怀胎十月的孩子,充满了曲折和惊喜。

  祝捷说,“人才”是主题,“人”才是主体,日常是根本,这座公园是环境时间交织成的城市生活剧场。

  星光柱反映社会各方面人才肖像

  深圳晚报: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人才公园这个项目的?

  祝捷:确切来说,自欧博设计2007年第一次参与投标,到2012年中标深圳湾内湖公园,再到2017年初中标深圳人才公园,这十年时间里,我一直与这片地方发生关联。我始终在思考,这里需要怎样一个公园?公园应该如何承载场地所赋予的特质,又如何取得主题性与市民性的平衡?

  深圳晚报:您还记得第一次踏入这片土地的情景吗?

  祝捷:我真正来到这里是2007年,它当时作为F1摩托艇世锦赛深圳站比赛场地使用,2009年合约到期之后,这片地方慢慢被人遗忘,成为了一个封闭的、无法进入的区域。伴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伴随着深圳湾15公里滨海带的建设和开放,场地的未来成为片区发展中一个问号。

  深圳晚报:从2012年到2016年3月“人才”的主题提出来这段时间,你的团队所做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祝捷:中间这4年时间一直做的是公园基础设施的设计与构建工作,在“人才”主题确定下来之时,公园的主体基础设施正在施工中。2016年6月,团队开始在原有的设计基础上配合“人才”主题进行再设计。

  深圳晚报:对一个设计师而言,给一座公园加上特定的主题,它的设计难度在哪里?

  祝捷:一个设计师,他要做的是在主题的基础上更好地服务市民,将公园变成日常诗意的一个生活场景。那它最难的地方就在于将“人才”主题融入日常。

  深圳晚报:“人才”的主题如何在设计内容上体现?

  祝捷:很费脑筋。首先要确定方向,到底应该用哪几种形式来表达,然后你要表达跟人才相关的东西,我们从人文和智慧等多方面来尝试。

  我们结合三个年代设置了耐候钢板镂空功勋墙和主题雕塑。我们做了最美公式长廊,在东边小山顶上做了汉字部首长廊,晚上灯光打下来,公式与部首符号都会映现在地面上。π桥则取自无限不循环、创新无止境之意,π桥上的数字排列到圆周率小数点后第2017位,对工人而言,将这些数字完整准确地呈现出来,施工难度很大。我好几次碰到有小孩在桥上一个个念这些数字,还有人专门去核对。

  星光大道上的星光柱则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意思。夜晚,星光桥上的所有灯光与城市灯光叠加在一起,有一种身在曼哈顿的感觉。此外,深圳图书馆在求贤阁设立了分馆,一座公园里有图书馆,这是独一无二的。

  深圳晚报:公园里出现在灯光柱上的人物当时在选择的时候做了怎样的考量?

  祝捷:这个选择是非常纠结的,多方经过了多次讨论。目前星光大道上有65根星光柱,30多个人物肖像。星光柱上的人物肖像将来还会不断增加,这是一个变化的流动的东西。

  为什么选择这些人?首先,肯定不是以你有多成功为第一标准的,所选的这个人一定是对他所在领域的一类人有激励作用。

  其实最开始在定调的时候,大家就一致认为,选出来的人才不一定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人才,而是能反映社会方方面面的人才。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它的成就取决于社会各个层面的所有人的努力,有高端的、也有普通的老百姓,这个选择一定是大范围的。

  跑道经过八道工序建成

  深圳晚报:公园里的环形慢跑道及淋浴系统的设置当时是基于怎样的考虑?这似乎是最被大众和媒体关注的一点?

  祝捷:这两个设计可以说有设计师一些小小的“私心”在里面。我自己比较爱跑步,前几年还参加过马拉松比赛,业主方也有很多爱运动的朋友。

  试想一下,很多人早上来跑步,跑完要去见朋友、上班等,这时候如果回家洗澡再换衣服,时间成本太大,因此才有了这个设计。淋浴房是按照日本标准设计的,市民只需要扫一扫二维码,按照流程注册,即可使用,截至11月30日,使用淋浴房前10分钟都是免费的。

  这条全场2.7公里的跑道,看似简单,其实背后经过了8道工序,一层一层铺起来的。

  设计应考量未来可能性

  深圳晚报:公园潮汐广场这一片白色海鸟状的建筑结构是公园空间的分割点吗?

  祝捷:可以这么说。2012年,我来这里看现场的时候,看到很多海鸟从城市飞向水面觅食然后又飞回城市,由此触发了我的设计灵感。这片建筑与城市交织在一起,未来这里将会成为南山步行系统的一个端点。

  通过这个结构,广场得以被区分开来,用于满足不同功能的使用。宽阔的场地可以举办各类公众活动以及多样化的艺术表演,不同高差的台阶可以充当临时座椅,码头可以作为丰富水上活动的起点。

  我希望未来这片水面可以成为一个舞台,湖面上人们可以玩帆船,在端午节可以举办一场龙舟比赛,甚至可以举办水边音乐会。在做设计时,我会想到未来,想到未来城市可能会有这些行为发生。

  深圳晚报:总占地面积77.7万平方米的人才公园,其中水体面积约30万平方米。这样的布局设计师做了怎样的考量?

  祝捷:我们目前看到的公园里湖中的海水看似与深圳湾相连,其实跟外面的海水是隔开的。因为水质原因,近海海水无法直接拿到公园使用,因此,在离深圳湾大桥岸边350米左右有一个取水点,在此设置管道,用泵将水输送过来。这个管道在2007年左右就有,后来塌陷了,我们又做了修复。

  这个湖在极端情况下是会淹到亲水平台的,因此,平台上所有灯具选的都是防水的,不会发生触电危险。湖泊与中心河相通,承担了排洪蓄洪的功能。同时,它也是另一片鸟的天堂,有好几个早上,我看到成百上千只鸬鹚来湖里捕鱼。

  野生动物也能在这里“诗意栖居”

  深圳晚报:据说,湖中有好几个小岛是为鸟儿设计的,这中间还发生了一段故事?

  祝捷:这源于一次意外的发现。原本这些离岛上种植的是一些红树植物,施工期间,我们发现很多小型鸻鹬类候鸟喜欢停留在施工场地上的沙石滩上,通过与深圳观鸟协会沟通,才知道这类鸟儿每年春天和冬天都会经停深圳,因为腿比较短,它们无法停留在植物丛中或者淤泥里,只能停留在沙石滩上。

  于是我们选择把小岛上已经种植的红树全部拔掉,留下沙石滩,给鸟儿留一片栖息之地。不止是人,我们让野生动物也能够在这里“诗意栖居”。

  现在看起来,这些离岸小岛像未完工的工地,但其实是刻意的,人类对自然的索取其实是无止境的,我们对自然的态度要谦卑一点。另外,水里的木桩是为那些白鹭等留鸟设计的。

  深圳晚报:作为一个游客,可能很难想到这些细节。

  祝捷:是啊,这里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有它的用意。比如在无忧广场上,我们设置了3个亭子,这是给大家看夕阳用的。2012年的一天,我站在那里,看到太阳从大南山落下来,余晖洒在湖面上,那个时候我就想到,要把如此美好的时刻将来分享给更多人。只不过现在,大南山被建筑物遮挡,太阳是从城市的天际线落下去,又是另一种美景了。做建筑设计的人要对场地抱有感情,先打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在地、人性与诗意

  深圳晚报:人才公园的规划设计理念可以用几个词语或者几句话来形容吗?

  祝捷:我会用三个关键词来表达——在地、人性和诗意。

  所有的公园都是独一无二的,人才公园在十年时间里不停地变化,深圳有921个公园,设计师不仅要关注公园的过去也要关注未来,对于设计师而言,要考虑的是如何做到不要在未来留下太多遗憾。

  大到公园布局,小到细节体现,设计师最终的服务对象是来到这座公园的人,这是做设计真正应该思考的。我曾在公园的山顶广场碰到一群老大妈拎着音响去唱歌,老百姓的很多行为是不可预测的。因此,我会在设计中做一些留白,给未来留一些更多的可能性。我最喜欢英国伦敦的海德公园,一两百年来一直在发生变化,一座公园并不是在建成之时就已经固定,而是随着时代不断生长。比如我需要在草坪上加一个温室,未来只需要在草坪上直接动工即可。

  留白是对设计的一个度的把握,这是我用自己的审美积累做出的一个美的东西。对自己而言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对一个空间的把握最开始并不是确定的,从画在图纸上到落地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诗意是最终的呈现,前面都是出发点,最考验设计师的就是最终如何呈现。我们要对所有元素进行把控。比如说,公园里的这些大树都是我们去苗场一棵棵挑选的。

  深圳晚报:您认为人才公园的诞生对城市的意义是什么?

  祝捷:首先是提供一个让市民喜欢的公共开放空间,给普通老百姓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让他们的日常和特殊需求得以被满足。另外,一个城市的环境对孩子有非常大的影响,在一个美的环境长大,对孩子们的人生,对他们审美的建构自然会不一样。欣喜的是,我们还影响了有影响力的人,这座公园开放后,有大量的政府部门的人来考察,这样一来,决策者会看到原来一座主题公园还可以用这种方式去做,有一种示范作用。

  深圳晚报:公园有两栋主要建筑,一是求贤阁,一是群英荟。这两栋建筑在设计上有何特别之处,是如何做到让它们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的?

  祝捷:求贤阁是方形组块强调横向线条的建筑结构,与后面的城市背景融为一体。公园南部有很多离岸小岛,因此,群英荟就因形就势,设计成曲线形式,树是它的背景,从远处看,它是隐没于树中的。这两栋建筑在我们原来的设计构想中,是希望它能作为餐饮、书吧、画廊这样的机构存在。我始终认为,公园的场景应该变成我们的日常生活,在美的环境中,人总有一种坐下来喝一杯的冲动。

  热爱与坚持的孕育

  深圳晚报:开园那天,你来了吗?你当时想了些什么?

  祝捷:来了。心里其实很复杂,开心、释然,也有遗憾。记得即将开园的一个晚上,我一个人走在公园里,面对着湖对面万家灯火的城市,我忍不住哭了。这个项目是我工作13年来投入最多的,我这两年,来这片地方有200多次,像是在孕育一个孩子,用了10年的时间才呈现出来。一个曾经泥泞不堪、乱七八糟的场地,被我们亲手改变了,内心真是百感交集。

  有朋友说这是我坚持的结果,我想说的是,坚持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因素,更多是对设计本身的热爱。10年里,我们面对的人员一直在流动和变化,参与的部门非常多,无数次的头脑风暴与深夜的会议,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也有想过放弃,但是转念一想,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公园,以后很难再碰到了!就马上动身,继续工作。

  深圳晚报:遗憾是什么呢?

  祝捷:所有的设计都是有遗憾的 一个项目不只是设计层面能控制的,每个项目都有无法完成的设计。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比如现在,你看,地板上砖的缝隙一条宽一条窄,我都无法忍受。

  祝捷

  AUBE欧博设计景观部总经理,杭州人,深圳人才公园总设计师,深圳十佳青年景观师。曾主持设计深圳北站,南山商业文化中心,深圳国际会展中心等城市公共空间景观。

分享到:
编辑:liqing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