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http://www.chla.com.cn 2019-04-16 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3月24日上午,第九届园冶高峰论坛“国际建筑师论坛”在上海外高桥喜来登酒店召开。摩锐建筑创始人马亮先生作了题为《形式追随体验》的演讲,他提出城市更新改造的核心是价值挖掘和品质控制,同样的空间,不同的界面,所带来的空间属性截然不同。他认为建筑行业的很多问题看起来是建筑问题,但其实是体验的问题,形式追随体验可能是建筑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马亮在国际建筑师论坛发表演讲

  建筑的功能缺少明确的定义

  摩锐建筑于2011年成立,创始人在之前就职于英国综合事务所,业务包括景观规划和建筑,当时其工作主要以规划层面为主。摩锐建筑成立至今已是第9年,主要工作内容在商业和城市板块。

  近两年,一直在镇江做关于老城的研究和整体设计规划工作。项目占地面积14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整合现有产业布局,植入爱情文化产业,盘活现有不良资产,联动老城城市更新,打造产城融合中等城市复兴典范工程。从2016年开始,由建筑师责任制的导向开始,做了大量升级工作,城市设计板块是工作室主营的板块,最近大量的项目是以设计总包的身份,配合业主参与实践。近几年,因为责任制的关系,整合了很多室内方面的优秀团队加入,包括当年K11改造项目的团队。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形式追随功能”是路易斯·沙里文关于传统建筑学形式与功能的一句话,“功能”的定义在时代的背景下在改变,设计的核心是“功能”。在个人职业生涯里有很多感触,建筑学处于相对停滞的状态已经很久了,这句话是从读书的时候就一直喜欢的一句话,但是这些年发现,形式追随功能这个定位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功能的定位变得模糊和不确定了,功能是什么,这个问题缺少很明确的定义。

  从2015年获取的商品房销售面积和商品房新开工面积数据可以发现,信贷过度刺激、宏观调控不力和地方财政羸弱是供需矛盾的症结所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2009年的“四万亿”刺激效应的“后遗症”有很强的延迟性,自2011年开始显现。去库存背景下,开工与销售的波动弹性降低,间隔延长。无疑,处在经济下行和放缓的环境,时代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在这个背景下,整个行业的建筑技术也没有很大发展,前面提到的只是中国存在的问题,全球的问题也是一样的。社会在飞速发展和变革,但建筑学的发展却陷入停滞和混沌,建筑学发展与社会发展“格格不入”。

  人们喜欢的是场所带来的体验

  摩锐建筑的主要工作区域基本上是三小时高铁到达的区域,重点是上海和周边的城市。上海淮海路K11的改造,前前后后做了很多轮改造,但其商场的功能始终没有变,它变化的是体验感和主题。比如盒马鲜生的诞生,其功能是超市,无非是加上了线上线下的联动,但是其带给人们的体验是不一样的,增加了很多传统菜场不具备的全新体验。这种由形式带来的体验感的变化,对于使用者来讲,产生了很大的质变。现在的人们可能很忙碌,工作日早上去超市或者菜市场的基本是年迈老人,甚至过了十点半以后基本上没有人,也是因为没有人,卖菜的阿姨就会在场所里面自得其乐。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传统上,商业以万达为核心的,基本上会把平面作为产品消化掉,立面创新。2016年、2017年,我更加关注表皮,基于结构、构造、材料及其他技术组合的建筑空间界面。表皮范围是与人更多的接触空间,包括建筑围护体系、建筑室内、景观设计等范畴。近年来在做大量存量的事情,也在不断地自我升级,这里面更多是一种界面,它不仅包括了物理空间的表皮接触,更多的是交互的层面。交互可以作为建筑学一个很大的突破口。

  两个图片的空间制度几乎一模一样,但物理空间上的不同,功能上的不同,人们身处两个场所里会有很大的差别。这就论证了前面的判断,在传统建筑学教育里面,让学生做模型,在没有材料、没有功能的时候,你无法判断空间到底是什么。同样的空间,不同的界面,所带来的空间属性截然不同。所以关于建筑的定义,这些年系统里面建筑被认为是有体验界面的构筑物。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广场构筑物,是在空置广场上整合了一款新鞋的形式,做了一个跑道,并在跑道中把墙面做了很多交互。人们在奔跑的过程中,把科技和人的体验以及品牌的很多内容融合在一起,其交互体验感特别好。新产品发布的内容特别好,YOU VS YOU,奔跑的过程中是和人在跑,也是和自己在跑,这也给我们带来很大启发。当设计一个产品或者设计一个空间、一个建筑的时候,不能局限在传统建筑学的材料和空间层面,更多的应该提到人和空间、建筑之间的互动,如果没有这些交互,没有这些科技、品牌孵化带来的策划内容在里面的话,整个设计会非常单调。在城市里面有很多很漂亮的场所,但是没有被设计成很好的交互状态。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日本东京的茑屋书店,不仅是一场实体书店的革命,更是一场生活方式的革命。茑屋书店不是从类型学和空间上理解世界,而是用30个对社会有影响力的导购,以人为核心矩阵,牵扯到空间设计和场所产生的形式,和传统书店有很大差别,非常强调人的作用。“茑屋书店的30多位导购,有日本代表性料理杂志的前主编,有受到文学家信赖的传奇书店店员、也有撰写过20多本旅行指南的记者,他们通过选书、陈列、内容企画、顾客服务等全方位的服务,实现他们对顾客的提案。茑屋书店的内容提案,可以说就是由这些导购完成的,如果没有这些导购,大概就没有茑屋书店了。”

  人们喜欢生活方式的“画面”,而不是销售的货物本身。这是现在认知环境中很重要的一句话,人们喜欢的永远是打引号的“画面”,喜欢在场所中的体验,而不是场所本身。比如一个做得很好的空间,人们并不一定是喜欢这个空间材料,喜欢的应该是空间场所带给他的体验,这对我们设计有很大的触动,因为它颠覆了传统建筑学里的东西。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嫌疑犯X的现身》里面有一句话,“很多题目看起来是几何问题,但实际上是函数问题”。今天建筑学或者建筑师在实践中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很多问题看起来是建筑问题,但其实是体验的问题。2017年我们提出了形式追随体验,认为可能是建筑行业未来发展很重要的方向。

  所有的建筑空间都应该理解为产品

  摩锐建筑是做城市设计的,很多事情难免会跟资本走得很近。在土地获取任务书之后,建筑师介入中间的设计,但是消化掉的内容是很少的。资本方买了地,房子建造好以后再由销售公司卖给客户,整个流程是严重脱节的。设计师在链条里面是非常不重要的,而资本方带来的东西也不是客户所需求的,因为他强调的是资本效率,而不是体验。所以我们提出,交互、体验其实就是一个产品,所有的建筑空间都应该理解为产品,其中最本质的问题是思维方式的问题,这样一来设计范围或者说设计师介入的层面就会产生很大变化。

  在过去三年左右时间里,上海的大部分项目都没有明确的任务书,或者任务书不能指导设计,而是站在资本方,过于关注土地的产权所属问题以及资产运营的产出,还有土地方。土地前端的策划对设计师知识结构要求非常高,设计师要懂资本的效率,要懂招商,要懂商业运营和资产全周期的内容,建造的细节,成本的控制,所以这些年建筑设计行业有巨大的分化。

  知识结构的挑战过程是很挣扎的。2011年成立公司的初衷非常简单就是做建筑,但是这个过程中人生轨迹和时间就被完全割裂了,身份变得非常错综复杂。乔布斯有一句话,设计可能并不是看起来的那个样子,关键它要好用,它带来的结果是很重要的。在设计变现的层面上,以传播(定)设计费的方式是很愚蠢的,因为你没有办法评价设计的好坏,做得好与不好,费用都是一样的。所以只有资管方面,以合伙人的方式,共同投资建设,成为核心团队,才有可能实现设计变现。公司现在基本上分成了两个板块,团队里面组织逐渐拆成了两个部分。

  公司建筑板块的重点是深耕上海的存量市场。2015年参与了V领地公寓产品的研发和设计,做了四五个公寓项目,现在其已经是估值70亿的公寓管理公司。2016年做了恒丰路610设计总包,这是M0对面的搪瓷厂改造,其为上海电器的资产,这是第一个以总包的方式接入,成本非常低的项目。

  上海市农药研究所在徐家汇的核心区域,它的场所遗留了很多研究所的设施。2019年接入的时候,完全不是以乙方的姿态,而是以资产持有方深度挖掘其价值,开始没有做建筑方案,而是在找这个项目的空间灵魂以及未来运营的识别性,所以景观、室内、标识、品牌运营全部成为了核心。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先在品牌包装上做一个突破口,因为建筑是包豪斯的感觉,所以用了包豪斯的字体去包装,显示logo和品牌的效应。产品以及衍生的各种和交互相关的细节,都是设计先行。调性定好以后,反向思考什么建筑和景观配得上这样的调性和品牌,发现建筑根本不需要做动作,这些细节都是来自花、草、桌子。所以建筑处理得非常简化,基本上是白色的,在上面的部分做了很多配套的容器,取自于实验室容器的概念,形成镜面金属质感的房子。

  建筑内部变得非常质朴,把原来一流的设施变成装饰的艺术品,灯具和雕塑。到室内,还是按照这样的概念做的,结果是一样的。

  单纯谈设计,谈材料和使用,可能没有意义,所以先找到了它的灵魂,反向推导其建筑,结果都是分向实现的。因为是实验室,采用了很多大量实验室不锈钢材面和格层,希望把实验室的体验与办公场所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建筑其实更多的是一个容器,不是整个项目的核心,景观也只是一个背景,真正的价值是体验感和未来物业运营中的所有细节的反馈。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工作室近期的项目大多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在思考,放弃传统的空间功能导出形式的方式,从体验品牌的孵化、议价等思考,反推建筑的形式,景观的形式,这样的思考方式是一种巨大的转变。

  最后简短分享一下现在正在进行的案例,位置在镇江,该项目的接入时间接近两年,我们做了大量的相关研究,这个项目能扩大我们的研究范围以及思考景区和城市的关系,项目的接入点是镇江不良资产的盘活。任何一个问题,在不断放大过程中都可以完善思考该地块对城市的影响,以及城市对它的影响。

马亮:形式追随体验

  当你关注到体验的时候,你的工作方法会不同;当你关注到体验的时候,你设计变现的方式就不同;当你关注到体验的时候,你对于建筑、对于职业的理解就会产生很大的不同。这是摩锐近年来职业的感触,借此机会与大家分享。

  马亮,摩锐建筑创始人,建筑师。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商业综合体课程顾问,西交利物浦大学客座导师。

分享到:
编辑:崔京荣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