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国家公园内如何开展自然教育?

http://www.chla.com.cn 2019-05-07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作者:张红梅 发表评论(0)

国家公园内如何开展自然教育?

肯尼亚内罗毕的长颈鹿国家公园专门设置了一个互动式参与的游客体验区,在这里游客可以与长颈鹿亲密接触,它们也形成了过来吃东西的习惯。一般情况下,长颈鹿不会像小狗一样依偎在人身旁。当时,图片主人公通过之前工作人员告诉他的技巧和姿势给长颈鹿喂食,在它吃东西的10多秒时间,快速地与长颈鹿互动了一下,于是作者抓拍到了这张图片。长颈鹿的脖子非常有力量

国家公园内如何开展自然教育?

克鲁格国家公园护林员为亲子游家庭讲解走过动物的脚印和该动物相关知识。 王嘉欣摄

国家公园内如何开展自然教育?

参加夏令营的欧洲儿童在南非开普敦企鹅生态保护区内观察企鹅走路的步态和方式。王嘉欣摄

国家公园内如何开展自然教育?

自然体验顾问Terry带领牧民向导进行户外观鸟培训。 丁尕供图

国家公园内如何开展自然教育?

韩国提出的森林福祉计划涵盖人的一生。 金星一供图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蹿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啪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年来六、廿一,下半年是八、廿三。

  无论是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还是上千年来一直口口相传的二十四节气歌,都是人们在用心观察、细心体悟中获得的,这些属于自然教育范畴的事物还有很多,它早已融入我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而这正是传统自然教育最独特的智慧。

  近年来,各类自然保护地利用自身独特的资源,积极探索自然教育工作,开展了类型丰富、面向社会大众特别是青少年的自然教育活动,产生了深远的社会影响。

  2013年11月,为解决长期存在于我国自然保护地建设和发展中的困难和问题,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共建美丽中国,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2017年9月,《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正式出台。其中明确,国家公园的首要功能是重要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完整性保护,同时兼具科研、教育、游憩等综合功能。党的十九大又进一步提出“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目前我国已有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

  在国家公园内开展自然教育具有怎样的意义?国内外的国家公园在开展自然教育方面有着哪些做法?如何将自然教育上升到国家层面?等等,近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北京林业大学研究自然教育的专家张玉钧教授。

  国家公园是实现全民自然教育的重要窗口

  “这里有无数的湖泊、瀑布和平滑如丝的草地,这里有最静穆的大森林、最高的花岗岩穹丘、最深的冰蚀峡谷以及最为炫目的水晶质地表……”这是世界早期环保运动的领袖、国家公园之父约翰·缪尔在《我们的国家公园》一书中的描述。我们可以从这本记录了全美最经典的国家公园的书中,聆听瀑布、小鸟和微风的歌唱,读懂岩石,学习洪水、风暴和雪崩的语言,与冰川和野外的公园熟识,并尽可能地去靠近世界的心灵,也正是这本书促使国家公园这一美国有史以来最好的保护自然的构想成为现实。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国家公园定义为:大面积自然或近自然区域,用以保护大尺度生态过程以及这一区域的物种和生态系统特征,这也为环境和文化兼容的精神、科学、教育、游憩和访问机会提供了基础。

  “在国家公园内开展自然教育具有重要意义,因为自然教育是通识教育的一个方面,即提升整个国民素质都需要有自然教育这一环节。在我国,国家公园属于新生事物,是我国自然保护地体系中最重要类型之一。与其他类型的自然保护地相比,国家公园的自然生态系统和自然遗产更具有国家代表性和典型性,面积更大,生态系统更完整,保护更严格,管理层级更高。我们可以借助国家公园的建立,把过去零散的、不规范的、不成型的自然教育进行整体提升,还可以借鉴国外的理念,结合中国的国情,增强全体国民的自然保护意识。”张玉钧说,“自然教育对国民来讲,首先是自然的教育,也就是自然知识方面的教育。民众通过国家公园的窗口能了解什么是自然,自然有哪些知识体系,比如生态系统、特征、类型等,这样可以把原有的书本知识与实践知识进行对接,还可以通过生态系统、通过自然观察进行教育。比如土壤剖面、植物组成等生态系统的功能、结构都可以了解。其次是对自然知识的认知。通过这样一种途径,对国民实现自然教育。国民的认知提高了,反过来形成自觉意识又对自然进行了保护,实现了最自然的保护。通过这样一个过程,让国民的自然保护意识进一步提升,由此实现全民的自然教育。”

  严格保护基础上进行科学合理利用

  “人们因为热爱,才会去保护,热爱的前提是了解。但是大多数人并不了解他所处的环境里有怎样的动植物,自然观察节正好给了人们一个了解自然的机会。”在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举办的首届澜沧江源国际自然观察节上,一位著名的鸟类专家道出了自己对这一活动的理解。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中明确指出,国家公园属于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的禁止开发区域,纳入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区域管控范围,实行最严格的保护。

  那么“最严格的保护”,是否意味着自然保护地范围内的一草一木都不能动呢?

  “国家公园具有保护自然资源、合理利用两个功能。其中,合理利用的成分就包括自然教育。用国家公园科学的合理利用,规范的自然教育来推动其他自然保护地的发展,以作出示范、样板。”张玉钧说,自然教育要在规划的特定区域开展。按照国际标准,开展自然教育场所的面积只占用园区总面积的一小部分。“自然教育活动还要实现点、线、面的结合。所谓点就是观察点,线通常表现为自导路径和观察线路,面则是特定区域的学习场所。我国的国家公园建设将来肯定在布局方面会有分布、数量和类型之分,因此开展自然教育必须要根据它的特点,安排适合的项目,比如有观鸟的、有看大型动物的,等等。”

  实际上,国内外一些自然保护地在实行“最严格的保护”方面已经做了一些有益的探索与实践,且绩效显著。

  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国家公园,三江源国家公园的范围和牧民的生产生活高度融合,因此无论是开展生态保护与修复,还是在推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背景下尝试自然体验,都需要本地社区的大量参与,并发挥主体的作用。因此,在自然观察节的活动中,15名经过培训的牧民通过挑选成为自然向导,凭借对于本地自然生态的了解以及热情的态度,他们很好地承担了向导的工作,并获得每天500元的个人收益,直接从自然体验中受益。国家公园的全民公益性属性在这里得到了充分体现。

  为了进行自然教育,中国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在“最严格地按照科学来保护”中也做了有益的实践。他们在满足保护对象保护需求的前提下,建立了许多自然教育基础设施,包括访客中心及野外研习中心、观鸟小屋、基围(传统虾塘)博物馆、教育展板、自然小径、浮桥和木桥等。通过对社会公众尤其是中小学生的自然教育,宣传生态保护的重要性,并引导公众支持和参与保护工作。香港教育局将自然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在米埔保护区向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购买服务,由其为中小学生制定与学校教育中的生物、地理等教学大纲相匹配的教育计划,组织体验式教学活动(教育旅游)。

  美国国家公园是对所有年龄段公民提供的可通过旅行把自然与文化知识浓缩认识的跳板,对公众进行自然教育,使公众通过自然体验获得必要的自然知识,从而提升自然素养,进而获得与之认同的自然价值。通过自然教育,通过亲身的自然体验,参与实践活动,可以让公众达到和自然资源亲密接触,增长自然知识的目的,从而影响其对生态保护的理念、态度和意识,以此提高全民的生态素养。美国国家公园的解说服务同样适用于所有年龄段的游客,而公园内的教育项目主要是针对青少年设置,可为青少年提供一个将课堂教育与实践经验结合的学习机会。罗斯福国家公园的教育项目主要有远程网络课程、亲子教育和少年骑兵等项目。其中,远程网络课程项目是公园与狄克森州立大学西奥多·罗斯福中心、部落学校、部落顾问及教育专家、解说员合作,按公园主题为不同年级青少年设计的,如二三年级的地球科学,五年级的社会学研究和生命科学,六年级的地球科学,七年级的生命科学,八年级的地球科学等课程。此外,公园在旅游旺季时会接受学校团队去公园进行相关课程体验或为期一天以地质考察为目的的野外露营活动等。

  “结合我国的国情,在国家公园内开展自然教育,要对受众进行细分,要设计差异化的自然教育内容和产品,要有针对性且多样化。因为人群不一样,需求自然不同。”张玉钧说,“针对儿童的场地设计不一定过大,可以通过自然游戏的方式达到自然教育的目的,在玩耍中与自然亲密接触;青年人好动,可以设置偏运动的、参与性强的、有趣味的活动;而老年人就可以设置静态的、慢节奏的活动。”

  自然教育应上升到国家层面

  法国教育家卢梭曾说:“应该是自然教育孩子,而不是学校教师用正规的教育方法教育孩子。”在他看来,通过自然教育,可以使人的本性得到自然发展。

  “从整个社会来说,应该从3个方面做好自然教育这件事。一是家庭教育,因为孩子受父母影响非常大。二是学校教育,要与这些课外自然教育衔接。三是社会教育,社会要创造条件。应该说自然教育是无处不在的。”张玉钧说,“在统筹兼顾好这3个方面的同时,还要把这件事上升到国家层面,而不是仅仅下发文件就能解决问题。因为整个国民都有这个责任、义务,政府也要推动这件事情,要提高对自然教育的重视程度,跟普通教育同等对待。建立国家公园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保护自然的同时实行自然教育,我们不能顾此失彼。整个国民都应有自然信仰,这是我们追求的最终目标。”

  如今,我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自然教育的重要性,但要继续推动这件事情,还要在细化和政策方面作出努力。在这方面,韩国的经验值得借鉴。

  20世纪40年代,由于战争的破坏,韩国森林破坏严重。1952年,韩国森林覆盖率仅为32%,经过全体国民60年的不懈努力,当前韩国森林覆盖率达到65%,为建设绿色福祉国家奠定了基础。韩国山林厅提出林业发展愿景:建设为国民提供幸福的绿色福祉国家,让森林成为国民居住、工作和休闲的家园。

  为感谢全体国民为国土绿化作出的贡献,韩国政府提出了涵盖人一生的森林福祉计划,包括出生期、幼儿期、青少年期、成人期和老年期。其类型包括森林胎教、幼儿森林体验园、山林教育中心、自然休养林、树木葬林等。这种充分利用森林为人的一生服务的方式,不仅提升了国民的生活质量,还培养了国民热爱自然、保护森林的品质。

  “截至目前,我国还没有一部关于自然教育的法律,国家公园体制建设是我国自然保护事业发展的一个契机,通过制定相应的法规来适应当前的自然保护形势,既能理顺管理体制,也能给予保护工作者巨大的工作动力。”张玉钧说。

分享到:
编辑:崔京荣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