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申兵:世界级城市群发展有五大趋势

http://www.chla.com.cn 2019-12-2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 发表评论(0)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申兵:世界级城市群发展有五大趋势

申兵 图片来源:成都市经济发展研究院提供

  据麦肯锡预测,到2025年,全球600强城市将贡献全球GDP的60%。在最新城市竞争格局下,世界级城市群对全球资源的支配和控制能力正在不断加强,全球价值链高端要素也在不断向世界级城市群聚集。区域综合实力的竞争,正越来越体现在城市群能级的竞争上。

  12月25日,“成都经济发展研讨会2019——世界级城市群建设路径与成渝城市群双核联动发展”在成都召开。研讨会上,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申兵围绕世界级城市群发展趋势及成都中心性提升主题,进行了主旨报告。

  申兵认为,当前世界级城市群发展五大新趋势包括:更加注重构建全球创新网络、产业链和价值链体系,更加注重提升实体经济实力,更加注重营造绿色、韧性、包容的环境,更加注重加强治理,更加注重政策引导和支持。

  竞争焦点从“份额”转向“层级”

  城市群实力是国家经济社会综合实力的集中体现,也是参与全球竞争的主要载体。在申兵看来,如果把城市群形容为“金字塔”,那么世界级城市群正是最有影响力、控制力,也最有服务支撑能力的“金字塔”塔尖。

  而在城市群实力体现中,核心城市在全球城市体系中的层级、位势或能量,基本决定了这个城市群在全球的位势。“所以,核心城市对一种经济要素的控制能力,还有决策中枢的作用,直接影响城市群的位势或者城市群作用的发挥。”申兵分析。

  随着经济全球化进入新阶段,城市群发展过程中开始更加注重构建全球创新网络和产业链、价值链体系。

  “只有站在价值链最高端,才能说是一个世界级城市群。”申兵认为,当前,城市群经济发展的竞争焦点,已经由全球价值链的份额竞争转向全球价值链的层级竞争,这就需要发展科技创新和知识经济,占据高端产业和价值链附加值的环节,努力保持对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掌控能力。

  从全球城市群发展态势来看,不管是东京湾区、纽约湾区,还是旧金山湾区,不仅是金融中心、工业中心、创新中心的承载地,还拥有完善的产学研创新体系、宜居宜业的环境及包容失败的创新文化。

  据申兵分析,当前全球分工体系正在调整之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现在,在全球分工体系下,欧美提供技术和创新活动,俄罗斯、中亚、中东提供能源,而中国是强大的制造业基地。未来,“中国开始往技术提供者转移,能源供应者还是原来的俄罗斯、中东和中亚地区,有些制造业开始向东南亚转移”。

  强调均衡与绿色

  让申兵印象深刻的是,近年来,许多欧美地区对于城市群发展的研讨,都回归到实体经济和制造业发展上。

  这样做的理由是,越来越多的城市群力求在研发、专利、技术、工艺、品牌等关键环节上,保持和重获制造业全球领先地位。“还有就是要增强经济多样性,扩大不同群体就业机会,让整个经济社会均衡发展。”申兵解释。

  例如,著名的美国“波士华”城市群,正是通过产业结构转型,围绕知识经济产业实现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成功应对了近五十年来美国去工业化进程和区域关系演变所带来的区域发展挑战。

  依托当地丰富的教育资源和高端人力资源,“波士华”实现向高科技制造业成功转型。伴随着电子和科技研发类公司在波士顿及其周边聚集,沿128号公路形成与“硅谷”齐名的高科技聚集地。这也让波士顿成为生物科技、精密仪器、计算机、软件和通讯设备等产业重要集聚地,带动城市群向高端产业升级。

  在经济发展同时,世界级城市群的“进击之路”同样伴随着环境污染与生态问题。

  “东京、纽约、伦敦、巴黎,这两年做的发展愿景、规划,共同的词都是绿色。随着我们国家的城市群更加成熟,这方面的任务可能就会更重。”申兵说,“作为一个世界级城市群,抗打击能力要非常强,要迅速在自然灾害和社会问题的危机中恢复过来,这一点对世界级城市群非常重要。”

  注重治理与政策引导

  此外,申兵谈到,当前世界级城市群的发展趋势,更加注重治理与政策的引导支持。而从结构来看,城市群往往是由不同行政主体组成,这就意味着城市群内部的协调需求非常强烈。

  解决协调问题的通常手段,包括制定愿景和规划、设立跨行政区机构组织,协调重要基础设施建设,以及鼓励不同利益主体广泛参与城市管理或治理。其中,在不同时期根据不同主题来制定相应规划,是一直以来各大城市群解决问题的重要手段之一。

  “比如,1929年,为疏解中心城市压力过大问题,纽约制定了一次规划。”申兵举例,到上世纪60年代,为解决空心化问题,纽约再次做了一系列规划,而1996年的规划主要针对宜居性、社区、管理问题,而纽约2017年版规划则是为了应对气候变化、环境、社会不公平等问题。

  这种方式同样被应用于日本首都圈发展。通过自上而下制定规划,日本首都圈解决了疏解中心城市、多核发展、基础设施更新、应对环境变化等不同时期所面临的相应发展课题。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一直到2016年做了七次规划,每次规划一个主题,负责国土规划部门的中央机构和首都圈一起来做。” 申兵进一步谈到,在东京湾,通过协调发展,不同港口也确定了自身功能和主要任务。“哪些港口应该主要走集装箱、哪些走冷链,这样保证整个基础设施建设和职能比较协调。”

  此外,关于中心城市建设,申兵也提醒,欧美都是在工业化发展时期形成的世界级城市群。“现在中国已快进入工业发展中后期,再谈中心城市发展,可能就跟以前的机理和动力不一样。”

分享到:
编辑:杨赓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