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企共渡难关 “云花”产业链短板亟待补足

2020-03-03 10:53:17         来源:经济参考报

  云南是全国最大的鲜花生产基地,拥有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多年来,“云花”是云南群众增收致富的重要产业。新冠肺炎疫情突发,致使物流不畅、市场关停、消费不足、配套产业复工情况不理想……“云花”产业面临严峻考验。云南农业部门积极行动,花企、花农相互配合,在技术、销售模式等方面进行调整,以对冲疫情影响,促进产业升级。

  多重考验接踵而至

  据云南省农业部门初步估计,仅在1月26日至2月8日期间,全省鲜切花滞销量合计4.5亿枝,按去年均价计算,鲜切花损失超过5亿元。2020年一季度,云南花卉产业损失预计超过60亿元,占全年花卉综合产值的8%以上。

  ——物流转运不畅。物流停运、运费上涨,这是不少企业普遍反映的问题。2月初,由于各地严防输入性新冠肺炎疫情,部分高速公路、村子设有卡点,加之航班大面积取消,导致鲜花物流转运困难。根据统计,2月2日,昆明长水机场出港花卉102吨,而往年同期日均出港鲜花在800吨左右。

  ——消费动能不足。春节期间历来是云南花卉产业最重要的销售时节,加之今年西方情人节与春节间隔较长,拉长了销售周期。花卉业内此前对市场行情信心十足,一些企业和花农都将花期调整在这一时期内。但随着疫情的到来,年宵花、节庆用花大幅下降。

  “处于疫情防控的需要,鲜花消费被抑制住了。”昆明国际花拍中心原总经理张力表示,由于此前对西方情人节花卉消费市场的预期较为乐观,从去年四季度开始,许多花农就把上花期调到情人节集中供应上市,这也是造成此次疫情受损大的一个原因。以种植面积最大的玫瑰切花为例,每年2月份的交易额就占到了全年的13%-15%,这个比例对占生产群体数量最大的小花农而言还会更高。

  ——市场交易暂停。昆明斗南花卉交易市场是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去年共有92.31亿枝鲜花从这里走向50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为避免因人群聚集带来的传染风险,斗南花卉交易市场于1月26日关停了除鲜切花电子拍卖交易之外的多类花卉苗木交易、旅游及餐饮等服务,并于2月6日起关停了鲜切花电子拍卖交易,停止市场内一切经营活动。同时,各地的鲜花分发市场也因疫情防控需要大面积关停,经销商无法开门经营。因此,“云花”分仓、终端市场被按下“暂停键”。

  ——配套产业复工情况不理想。受疫情影响,企业用工一度出现紧缺。在此之下,鲜花包装纸箱企业、物流企业复工情况不太理想。“纸箱价格上涨了50%,还不一定有货。”一花企负责人告诉记者,不少花企都出现包装纸箱紧缺的情况,他们多靠年前储备的包装箱。随着鲜花采摘数量的增加,纸箱缺货的情况依然存在。

  此外,部分花企因为鲜花销售困难,导致资金周转困难,企业生存压力增加。以花卉加工企业为例,因市场原因不敢新开加工生产,只能对原有的设备进行维护和检修。同时,一些地方打造的花海旅游也受到较大影响。

  多措并举助花企渡难关

  不少受访人士表示,本次疫情是对“云花”全产业链的一次冲击,其突发性让花农、交易市场、加工企业、终端市场没有时间充分应对。在此之下,云南省农业部门积极与重点花企联系,从企业诉求中分析原因、找出问题关键,及时制定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打通直供花平台。虽然电商已成云南鲜花销售重要模式,但对于大多数花农而言,在花卉交易市场交易依然是他们的主要销售模式。在斗南花拍中心、对手交易市场关停的情况下,部分花销售途径就此中断。然而,“花易宝”“云上拾花”等直供式电商交易平台发挥了积极作用。其中,花易宝平台2月交易额在1200万元左右。

  “我们率先发起的‘解农之急、鲜花传爱’公益活动,在10多天里共帮助花农销售20多万枝(盆)鲜花。”云上拾花负责人毛海鹏介绍,在今年疫情期间,该平台积极撮合花农与消费终端,根据物流恢复情况,先后打通供应昆明消费市场,在10多天内销售了20多万枝(盆)鲜花,缓解了部分花农的燃眉之急。

  而随着物流业的逐渐恢复,开远高效现代农业产业园19家花企全部实现复工复产,并从2月10日起采取基地直供的形式,已运送10余万枝各类鲜花到北京进行销售。红河创森公司负责人朱剑飞说,虽然全国花卉市场还没有完全恢复,但现在每天可以采3万枝花。

  ——推出直播平台销售。疫情之下,云南不少鲜花基地都开启“直播卖花”,以此拓宽销售渠道。在昆明彩蝶园艺有限公司的鲜花基地里,吴春燕正抱着一束玫瑰给网友做直播,这是她从未尝试过的一种销售方式。与此同时,天猫启动助农行动,开启直播拼团的“专属团”,帮助花农销售鲜花超过60万枝,联动影响商家共同助农销售鲜花超过600万枝。

  ——减免费用、提供贷款。昆明国际花拍中心总经理高荣梅介绍,该中心对供货商、购买商实施补贴政策,对1月27日至2月5日期间向中心供货的供货商,按A、B、C级货品给予现金补贴,为有资金需求的供货商申请中长期低息银行贷款,实现并协调快速放贷。同时对1月27日至2月5日期间累计参与交易5天及以上的购买商,给予每个交易员300元的现金补贴,为租户提供19天免租政策。目前,已投入资金500万元,与供货商、购买商、租户携手共渡难关。

  ——调整花期。自2月10日起,云南为花卉种植者提供免费咨询服务。云南省农科院花卉所副所长李绅崇介绍,他们正为花农提供调整花期的建议,通过技术性措施,如坐桩保苗、更换品种等方式调整上市周期,确保下半年花市黄金节点的鲜花生产。同时,云南省农业农村厅绿色食品处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正积极推动加工类花卉生产,延长鲜花“生命周期”,把滞销产品变为后续产品。

  产业链短板亟待补足

  业内人士表示,本次疫情是对“云花”产业发展的一次全方位“考试”,暴露出“云花”产业在供应链方面的薄弱环节,需加快“云花”数字化建设步伐,重视轻资产销售平台建设,同时在特色花卉和物流体系建设方面发力。

  ——稳步恢复花卉交易市场。多位受访者表示,虽然斗南花卉交易市场已陆续恢复,但受疫情影响,各地的花卉交易市场绝大多数仍处于关停状态,使得近期成交量仍处于低位。他们希望各地在做好疫情防控时,可按照疫情风险等级逐步开放花卉交易市场,从而激活交易链条,带动生产基地实施复工复产目标。

  ——重视轻资产平台。李绅崇、毛海鹏等人表示,在此次疫情过程中,轻资产电商平台对拓宽花农销售途径、缓解销售难题起到了一定作用,尤其是在斗南花卉市场关停的情况下,在对接产地和终端渠道时发挥了积极作用,也为畅通销售渠道提供了一定参考意义。希望未来各级部门丰富交易平台,重视轻资产平台建设,优化信息匹配的路径。

  ——发力特色花卉。“没有特色,也就缺乏独特性。”毛海鹏等人表示,近年来,全国多地上马鲜花种植项目,鲜花成了一种脱贫、富民的产业,但产业同质化竞争日趋激烈。而目前云南鲜花种植的品类是全国最丰富的,部分企业也能生产出高标准的鲜花,但总体而言,鲜花的品牌化、特色化不足,对推动“云花”整体品质的提升以及保持市场竞争力都有不利的影响。因此,建议在特色花卉上发力,提升“云花”认知度,以及消费者为“云花”品牌付费的意愿。

  ——加快“云花”数字化建设步伐。自提出打好“绿色牌”以来,云南正积极推进数字农业建设的步伐,在一些领域,数字化建设已形成雏形。昆明国际花拍中心、斗南花卉电子交易中心都积累了一定的交易数据,但李绅崇等人认为,交易数字化只是“云花”数字化的一个环节,在生产端、消费端等环节数字化程度低,数据分割严重,应加快大数据平台建立,形成数据存储中心,以及数据分析闭环,以便及时反应。

  此外,业内人士表示,物流短板在此次疫情中充分暴露,希望完善基地到交易市场的最先“一公里”和交易市场到花店终端的最后“一公里”标准化物流平台建设,以确保鲜花、农产品等物资在特殊情况下,依然能够正常流通。

编辑:liqing

凡注明“风景园林网”的所有文章、项目案例等内容,版权归属本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风景园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2020年度河北省美丽街区精品街道创建启动

2020年度河北省美丽街区精品街道创建启动

2020年石家庄、唐山、保定、邯郸每市创建不少于5个“美丽街区”、3条“精品街道”;张家口市创建不少于4个“美丽街区”、3条“精品街道”;其他市(含定州、辛集市)创建不少于【详细】

直播预告:伦敦奥运会的规划设计

直播预告:伦敦奥运会的规划设计

以伦敦奥运会的长效规划机制为例,阐述大型赛事及展会的长效发展规划要有远见与大格局【详细】

灯光亮起,又见武汉

灯光亮起,又见武汉

1月23日10时,武汉开始管控;4月8日0时,武汉正式解封。历时76个日夜,黯淡许久的武汉,终于再次苏醒了。0点0分,百年江汉关钟声敲响。长江沿岸,25公里灯光秀亮起【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