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2020-12-25 08:44:00         来源:风景园林网     浏览次数: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题记:他站在略显陈旧的教室讲台前,远远望去有些矮小,花白的头发衬托着越发黑红的脸,盛夏之时仍以长袖为装,唯有面部的一丝光泽仿佛与年龄“格格不入”,好似一位充满坚毅情怀的看护人,面向大地不停的守卫,不停的呵护。

  一身洁白的衬衣,时不常的微微点头,有着日式的礼仪,又透着北京老炮独有的淡漠与高傲。可是翻阅了近年多项作品:光与影变换交错,方与圆梦幻结合,虚与实有序构成……,却着实感受得到他骨子里蕴含的细腻。

  采访章俊华并不顺利。新冠之后的在线链接让他十分抵触,孰不知从16年前的2004年去日本任教后开启的全程线上模式让他早已厌倦。好在日本疫情有所缓解,让面对面的采访得以实现。也许是设问内容过于俗套,回复的“言简意赅”,不过章俊华的职业生涯还是渐渐地清晰起来。

  他说:“我喜欢站在黑暗中,这样可以发现最微弱的光线,这些往往都是最接近日常生活,却又被人们忽略的不经意的场景。”

  环境文化学研究会(以下简称环文研):首先恭贺您荣获2020年度日本JILA(Japan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作品部门奖励奖,这是日本首次授予一位非日本本土出身的设计师。请问您有何感想?

  章:从90年代末开始,一直在做国内的项目,初期的代表作有:河南洛阳的主题公园清明上河园Ⅱ期,新疆天山野生动植物保护地及沈阳的河畔新城。这些项目的类型及规模都比较特殊,由于那个年代,互联网刚刚起步,还没有专业景观设计的网站和微信公众号,被众人了解的并不是很多。现在再看当初的作品,每年要做大大小小近20个项目,超负荷的运转和实践活动让人终年处在亢奋状态,但总感觉缺了些什么!最大的契机是去日本任教。很多项目受限于不在国内,能做的设计也有很多限定条件,每年保持在三、四个项目,随着承接项目的频率不断减弱,提供了更充足的思考时间。十几年来均做到从方案,扩初,施工图设计到工地现场直至竣工,新疆是去的最频繁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讲,或许表明中国作品渐渐地被日本同行所认可。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环文研:总习惯带着那种不屑一顾的神态,任何荣誉摆到他的面前不禁人微言轻。实际上,从2005年以来章俊华荣获了日本JILA历届的作品入选奖。也许获奖对他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在被誉为设计超级强国的日本,能成为第一位非日本本土设计师的获奖者,其含金量不言而喻。俗话说业精于勤,三十来年辛勤耕耘,获得的成就正可谓实至名归。他每时每刻都从未放弃过追寻创作的源泉,永保初入茅庐的斗志,更像是一位大地“卫士”。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沈阳河畔新城(2003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清明上河园Ⅱ期(2005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新疆天山野生动植物保护地(2006年)

  环文研:据说获得此奖项最少需要八年的时间,请问您是如何确立目标并且圆满地完成的呢?

  章:完全没有目标,只是行业性质上的要求陆续将自己的作品介绍给日本同行而已。可以说一开始在国内的4、5年是职业生涯的起步期,回日本任教后的前3年是反思期,之后才慢慢的有意识的去尝试从概念方案扩初施工全套的设计到工地监理及竣工的全程参与,为此每年最多也只能做三、四个项目。从之前的高产变成了限量版,这一变化对于事务所来说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项目上渐渐的形成了空间要素相互关联的整体设计风格。在日本,JILA优秀作品的入选及评比每两年一次,入选者均是设计行业的一线设计师,建立在对入选作品高度评价的基础之上。我在其中应属于少数派的个例,因为作品均是Made in China。

  环文研:什么事从他口中说出就变得格外平淡,好似一日三餐,日复一日,不曾想此奖要求获奖人的作品连续三次甄选优秀作品才具备评选此奖项的资格。而获奖最快的年限也要到第四次评选,即第八年头的时候才能有资格被推荐参选。绝大部分的获奖者都有二十年以上的从业经历,作为终身奖,其意义在于表彰获奖者对行业发展起到的突出贡献,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谈吐之间可以感受到作为设计大师的仙风道骨,以及超乎寻常的谦虚与平和,他对于名利的淡泊同样让人叹为观止。 

  环文研:您认为哪几个作品成为此次获奖的决定因素?

  章:JILA在授奖评语中特别提到新疆的瑞丰葡萄酒庄,博乐的恬园和环岛三个项目。每个项目的设计手法及构思都不尽相同。瑞丰葡萄酒庄是一个全然不顾周边场地的肌理,无中生有的去创造出一处有秩序的场所。而博乐的恬园则灵活运用了材料,包括植物材料、废弃石材等,去表现天空、四季、光、风的自然现象。环岛项目最大的特点是如何显露原有山体地形,构筑场地的空间特质。作品类型全然不同,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利用自然界平凡的,习以为常的存在,并以一种“形”的方式让所有人感受得到。其中,种植的有形化,应该说是设计中的重中之重。此外还有一点就是三个项目中有两个是义务服务。也正因为如此,甲方才显得格外的“通达”,想必业界的同行朋友们都不愿意听到这种扰乱市场的合作方式吧(苦笑)。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瑞丰葡萄酒庄平面图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瑞丰葡萄酒庄(2013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瑞丰葡萄酒庄(2013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恬园(2013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恬园(2013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博乐环岛平面草图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博乐环岛(2014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博乐环岛(2014年)

  每当我们绞尽脑筋希望用地域的风土人情去创作空间,力求场地成为原风景的延续时,都会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最土”的设计。就连园林局的领导都说:“恬园的弧形围挡怎么越看越像羊圈”,更有甚者,环岛在施工到一半的时候被一位领导执意叫停,原因是野草和碎石不上档次…。每当落成时看到挤满了大人孩子,一片欢声笑语的场景成为热议的话题,并吸引了周边地市前来参观学习时,一切困惑均荡然无存。当地官员们发自内心的自豪表情,让我们欣慰。

  环文研:采访中强烈感受到每当说到荒滩戈壁时的他,总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兴奋,言语中隐喻着过程的艰辛与踌躇,但更多的是执着。他的作品从来不乏挑战,最终完成不可能到可能的演变。让当初持怀疑态度的甲方彻底敬畏。在此外的诸多作品中,北京中海油研发中心的现场只留有过道宽的空间,也不存在所谓的原有场所的特质,要想找出与场地本身的关系,似乎太过牵强,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借”建筑的力量,他补充道:“这对于已经习惯了自我表达的景观设计师来说也许是一种苦涩的选择,有时候这种“自尊”阻碍了很多极富才华设计师的成长和发展”。坚信“借”是希望与场地中的建筑寻求统一,并使其成为有机的整体。网红项目秦皇岛阿那亚三期景观设计,没有刻意的标新立异,也无需任何矫揉造作的形体表现,所能做的仅仅是对细部适度的刻画,同时以最大的可能性确保场所空间尺度的完整,随时间变化而永葆常态。这里提供给甲方的是最易管理、最低维护成本的作品。看似无惊无喜,却能够让海边乌托邦安祥固化的空间越来越显示出它的初衷所在:有节制的丰盛。新疆博乐人民公园让任何完美的自我表现都显得如此之苍白,设计师所能做到的是对现状最大限度的尊重与利用,从而获得扬长避短的场地特性,随坡就势的呈现与塑造,无需过度的粉饰,更不用为如何刻意地表述而挖空心思。他最后说:“第一次到现场看到的是杂草丛生,极度无序的“外表”,再看一眼却发现是如此之美”!细细品味章俊华的作品,无论新疆的恬园,酒庄还是人民公园,再到中海油,阿那亚,都在不断重复“无为而治”的设计思想,作品放松随意而不失个性化的风格——设计从属场地。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北京中海油研发中心(2014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新疆博乐人民公园(2016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新疆博乐人民公园(2016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秦皇岛阿那亚三期景观设计(2017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秦皇岛阿那亚三期景观设计(2017年)

  环文研:关于您刚才谈到的“种植的有形化”,能再展开讲述一下吗?

  章:这个话题有时候很容易误解。种植有形化的含义可以分为两个层面,第一是植物作为空间要素之一的有形化,它与其他要素一样,是构筑空间、场所的材料之一。第二是通过设计师对场地环境的操作,强调植物的存在感,将其作为空间的主角。新疆巴州和硕政府广场尝试了如何让无序的种植有形化,并以植物材料为主体构筑场地肌理的思维模式,展现了以植物形态作为基本单元的空间要素,提倡种植不仅仅是场所的装饰,而且可以成为强调空间秩序核心的重要组成部分。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新疆巴州和硕政府广场 构想及平面草图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新疆巴州和硕政府广场(2014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新疆巴州和硕政府广场(2014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新疆巴州和硕政府广场(2014年)

  环文研:面对老生常谈的话题,表现出条件反射式的叛逆,为此,他在整个设计过程中只做种植的有形化。进而反映到图面上变成为如此执着却又略显机械的构图,可能成为绝前也绝后的处女之作。设计上摒弃了所有的顾虑,随心所欲的真实表露,每一笔操作都力求达到明确与通俗易懂。有时他也会抱怨,投入与产出的失调。也许正是由于资金的短缺,才使得以种植支撑空间成为唯一选择。这种将植物作为组成空间单元的材料,挑战了传统范畴内对植物习性尊重的优先秩序。“非常规”的表现阐述了创作阶段的状态,看似各自为政,却存在于常态中的“刻意”。

  环文研:看了很多您的作品,其中最多提到的关键词就是“设计语言”,请问您能够具体说明一下吗?

  章:这个问题用只言片语很难表述清楚。设计不存在最好和最差的评判标准,换而言之,设计不能用“1+1=2”的思维方式来界定。不存在唯一,但又具有它的定势和规则。我们通常把其称之为一种“文法”。不同的设计师,均自觉不自觉地遵循这一“文法”,区别仅仅是在表现方式上有所不同而已。例如有的设计师喜欢用形容词,有的设计师则更偏爱将主语加以强调,因而形成了各自的作品风格。虽然每位设计师的作品风格不尽相同,但是均建立在相对固定的文法基础上,通常被称之为设计语言。传统庭园与现代景观作品的设计语言存在着较大的差异。想必如何继承“传统”一直是设计师们谈论的永久话题。但设计语言也会随时代的变迁而不断变化。从“传统”到“现代”,然后又延伸到“后现代”,实际上,“传统”的精髓一直不断传承,并在此基础上演化。

  2008-2015年期间几乎每个项目都在关注设计语言之后不禁停下来思考,是否做的过于“紧张”而偏离了场所的真正存在价值,自觉又到了设计的瓶颈。温故知新提供了最佳的决策,适当的减少了外在的有形化让内在的自发式的变化成为场所演变的主角,开始了借自然之力营造场所魅力之路。

  环文研:正如颁奖委员会对章俊华作品的评价:“诗一般的秩序与非秩序对话的环境创造”一样,能够强烈的感觉到作品由一套非常严谨的逻辑语言而生成。每步操作均保持着相互之间的关联性,从属同一有机体之中,是在同一体系内的变化。设计中的所有操作均遵循避免冲突的原则,规避一切异化的“语言”,力求简明、精准的表达。代表案例有:从方案到竣工都显得极度僵硬及锲而不舍的明园;承载了场地固有的肌理,营造了场所的新旧秩序的拜城中央公园及都市居民日常生活中“起居室” 的库尔勒孔雀公园;一切顺其自然,所能做的只是动线的取舍与观赏功能梳理的新疆巴州和硕团结公园;再到一开始的茫然,最终成为“荒”的解读的和硕滨河公园。节制、谦逊、顺其自然,以至于随心所欲等均希望表达无为而治的诉求,诠释了场所与秩序的考量。他的作品就好似一位不施胭脂的少妇,却比花枝招展的女郎更具魅力。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明园(2013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拜城中央公园(2013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库尔勒孔雀公园(2010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库尔勒孔雀公园(2010年)

章俊华访谈:大地“卫士”

新疆巴州和硕滨河公园(2012年)

  环文研:总听说您不太喜欢大体量的构筑物与强势的建造,请问您能谈谈其中的原因吗?

  章:这个应该说是设计师个人的喜好。建筑与景观最大的区别在于,建筑是一个已经固化的、明确的物体,但是景观相对于建筑而言是一个含糊、动态的物体或场景。这就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设计哲学。刚才提到过,自然界有很多习以为常不经意的场景,若不去发现或者让人们感受到它的存在,就无法体现其价值所在。实际上,设计师无需再刻意追加与其不相干的设计,只要做到把这些看似平凡的场景通过设计转换成能够让一般民众感受得到的空间,那就已经足够了。

  随着新疆项目的陆续竣工,意外的发现居民才是聪智的利用者,他们的行动远远地超出了设计师的想象,随心所欲千姿百态的活动行为,让设置的边界和隔离对他们来说都形同虚设,使形体表达为中心的场所完全失控。每当发生这一场景的时候不正是设计师使命感的初衷吗?

  环文研:正像章俊华系列著作一样,“无为而治”一直是他作品的座右铭,设计上再多的操作均显出徒劳和如此苍白无力,有时候用画蛇添足来形容也为之不过。从他2004年来日本任教以来,每个月均有在国内,近20年的时间里他只做一件事,天天泡在工地里,特别是盛夏的新疆,白天温度高达40多度,赶上三四十公顷的工地,每天行走距离都在7,8公里以上。这就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开始见到他第一印象是黑里发红的原因了。近看可以清晰的分辨出脸颊上的灼伤。他经常开玩笑说:“很多人都以为我的肤色是一年四季各地旅游的见证……(苦笑)”。何曾不是呢?他每时每刻都遨游在作品的田野中。

  环文研:请问能够借此机会谈谈景观设计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吗?

  章:景观设计从传统庭园对意境追求,到现代景观的空间构成,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当今人们意识到自然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例如阳光、风、四季等自然现象。且变化无穷,成为了设计师的创造源泉。为此,近几年来设计师们也开始通过运用自然的力量去塑造场所的魅力。在日本,已经有将水与天空、阳光、四季完美结合的经典案例。人们开始认为利用变化无限的自然美去营造空间也许是未来设计行业发展的趋势之一吧。

  环文研:他用若有所思而又缓慢的语气叙述着,仿佛又把我们带进了风和日丽的夕阳下,每朵花草都显得分外妖娆,蜻蜓在点水,蚯蚓在移动,还有清脆的蟋蟀声。在这里人们无需任何“形”的表示,而是静静感受大自然每时每刻的状态。他常说:“没有比自然界的力量更强大的魅力”。回归老庄“无为自然”的思想,一语道破景观设计的真谛。

  环文研:最后,您希望对中国同行说些什么吗?

  章:首先,同一作品获奖前后两种完全不同的礼遇,衍生出对获奖意义的过度解读是当今设计行业内存在的一种特殊“社会现象”。如果说青年设计师中有追星族,那是有情可原,因为他们还都处在对万物的好奇之中,到了中年还在追星就不免有些可悲了。日本很少听说诺奖获得者在获奖前后有什么特殊的变化,该挤电车,骑自行车上班的还是依旧。在我们学院更有拒绝日本首相颁发奖章(紫绶褒章)的学者。获奖与否对作品本身并不存在任何改变,不同的只是表象而已,切忌虚有其表。其次,要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设计师,需要时间与经验的积累。设计师成长的整个过程就好似一种修行。只要不计一时的得与失,锲而不舍,简单的事重复做,重复的事认真做,那一切就会离你不远了。

  环文研:作为“文革”后第一批景观设计师,在老前辈的精心培育下,经历了改革开放从无到有的巨变,承载了传统思想文化的演变,引领了现代景观设计的思潮,开创了中国作品走向世界的新纪元。长期从事古典园林文化空间研究的他,熟知中国传统庭园的精髓,又通晓现代景观设计理论及最前沿设计与技术。每当问及他下一个作品会是什么的时候,得到的回答永远是未知数,而更多的是对之前作品的反思,甚至听到过对初期作品的全盘否定。他最后说:“不知那个作品是最后的作品,所以把每个作品都当成最后的作品”。可谓大地“卫士”一席金玉良言醍醐灌顶,也寄托了对青年设计师的无限期待。

 

  章俊华作品系列

  有节制的丰盛——千里园 

  无形中的有形——秦皇岛阿那亚三期景观设计

  规整中的非规整——常楹公元商务中心景观设计

  水与光的秩序——新疆巴州和硕团结公园

  常态中的“刻意”——新疆巴州和硕政府广场

  并存中的共享——新疆博乐人民公园改造设计(C、D、F 地块)

  “时”与“序”的感悟——新疆博乐文化路环岛

  单调中的超越——新疆瑞丰葡萄酒庄景观设计

  千秋园

  “借”的考量——中海油总部研发中心景观设计

  尺度转换——博乐锦绣公园

  对抗中的赏心──恬园

  场所的「界定&连续」——新疆博乐锦绣健身广场

  有序中的无序——新疆拜城中央公园(一期)

  "荒"的解读——新疆巴州和硕滨河公园(一期)

  "悦"的朗读——新疆巴州和硕滨河公园(二期)

  北京园博会设计师广场之明园

  整然中的"变"—欧莱雅郡(长沙)会所下沉庭院景观设计

  愉悦中的纯粹—秦皇岛远洋海悦公馆展示中心景观设计

  都市“起居室”—新疆孔雀公园

  沈阳市奥运重点工程浑南大道

  新疆乌鲁木齐天山野生动物园

  “瑶池映绿”沈阳河畔新城景观设计

  河南省开封市清明上河园Ⅱ期

  厦门园博会设计师园--Landscape新浪潮

  新疆库尔勒市新华园

 

编辑:liqing

凡注明“风景园林网”的所有文章、项目案例等内容,版权归属本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风景园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

“国家海岸一号风景道”海南环岛旅游公路开建

“国家海岸一号风景道”海南环岛旅游公路开建

该项目选线兼具交通运输和景观欣赏双重功能,项目5公里廊道范围内具有景观价值的景点有372处。为了增强旅游体验,设计总长约61.21公里的慢行系统【详细】

天津建立滨海国家海洋公园 牡蛎资源为特色

天津建立滨海国家海洋公园 牡蛎资源为特色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通知,同意原天津大神堂牡蛎礁国家级海洋特别保护区范围调整并更名为天津滨海国家海洋公园,以“滩涂和牡蛎资源、休闲娱乐、海洋文化”为依托【详细】

三亚水稻国家公园7D光影乐园精彩亮相

三亚水稻国家公园7D光影乐园精彩亮相

在近千亩的光影游玩体验区中,5000万颗灯珠、20万米灯线、35组大小灯组呈现出七大主题31个元素灯展,为市民游客带来一场视觉盛宴【详细】

发改委:国家文化公园整体有序推进

发改委:国家文化公园整体有序推进

下一步将抓紧牵头研究编制大运河、黄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保护规划【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