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亚洲园林教育论坛Greg Missingham演讲实录

http://www.chla.com.cn 2017-04-19 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亚洲园林教育论坛Greg Missingham演讲实录

墨尔本大学建筑设计系主任Greg Missingham

  下午好,感谢大家的到来。其实在澳大利亚也有很多时候会尝试设计澳洲自己的景观园林,并且构想是根据东亚的文化为基础来进行设计,但是在以文化背景为基础的同时,他们也想要做出澳洲自己的特色园林,也有很多其它类似在世界各地的园林,也是用相同的手法,比如说在清朝时期的中国也有根据巴洛克时代的特征来设计的园林。

  其实这些园林在主旨上和中国特色园林有很多不同的,比如说悉尼的友谊园林,尤其是在它形式上,并且是在它的设计动机上是跟早期的日本园林和在澳洲设计的日本园林还有北美的那些以东亚文化为基础的园林还是不太一样的,在这些例子当中,都是把两种文化来进行一个融合,把其中一种文化的特征应用到另外一种文化当中去,所以在这里,我们会进行三个类别的解释,其中一个是移植,一个是转变,一个是诠释的过程。

  这个是我们想在这次学会上介绍的内容,并且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有兴趣来研究这个课题,这个就是十八世纪的时候一个典型的景观,这是在法国,乍一看好像是一个近现代主义的设计,并且和了一些中式元素,但是我认为这个设计的设计师应该只是看过中国来的一些图片,但并没有实际感受过中国的园林创造,也就在像这样的建筑,我们就把它作为一个模仿。

  亚洲园林教育论坛Greg Missingham演讲实录

  在这次的讨论当中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以前也提出过,在我们现代的社会当中,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像这个问题也在英文的一个小说当中被提到,这个小说后来被拍成电影,这是电影的第一句话,就是上面这句。我们当时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尤其是我们不想把这个形式的太表面化,太形式化,比如说我们要做中国特色的东西,就把一个熊猫形状的垃圾筒放在路边,或者是做一个传统中国宝塔形状的建筑在里面。

  在第一个类别中就是移植这个过程,可以把国外的那些设计元素引入到这个地方来或者是把国外的一些设计的技术引进到这个地方来。如果这是两个文化的话就是把一个文化放到另一个文化当中,在纽约的当代博物馆里面,中国有个网师园,就直接把它放在了当代的博物馆当中,是中国的工匠们把它做好。其实也不过是把中国的园林做了一个复制在纽约,从纽约当地人的视角来看是一个收集的过程,比如说在圆明园里面也是一样,就像是对西洋楼等一系列西方建筑的收藏。

  在下一步是一个转变,在这个类别当中它的动机会不太一样,比如在二战之后,日本在某一个地方做一个园林,但其实有一点,在日本,在各地建了园林之后,他们还会去各个世界上认证的组织去认证一下。我以前写过一篇论文是对比在日本以外的那些日式庭院的数量和在中国以外的中式庭院的数量,这是10年之前的事情。在那个时候,在日本之外的日式庭院的数量要比在中国之外的中式庭院的树林要多11倍,这其实是挺奇怪的一件事情,因为西方发现中国要比发现日本早的非常多年。

  第二种类别的转变是像一个博物馆在做的事情一样,像在美术馆的职责上面,它的焦点不是站在给予的那一方,而是站在观众的角度上,比如说在我们城市的一个美术馆里面会被分成中国、日本、玛雅、印度各种这些文化类别的的一个挨着一个排列,在新西兰的时候有一个展会展出了中国各个省做的园林,这个园林的数量跟其他国家的那些做的园林的数量是以相等比重展出的。这个是第三种类型的转变,是一个英国跟根据当地的文化在印度的新德里设计的一个建筑,像这个其实是含着英式帝国主义的血脉,但是又像当地的印度人民示好的一种设计,所以日式的良种比较复杂混合起来的感觉。

亚洲园林教育论坛Greg Missingham演讲实录

  接下来是诠释的过程,诠释这个过程跟前面的两种是非常不一样的,开始是发展的过程,诠释这个过程在逻辑上跟前面的两种不一样,但是会比前面的两种更容易操作一些,这里有四种策略,首先第一个是找到外部的那些元素的同当地的相似类别的东西可以替代的外部的元素。比如说比较典型的一个做法就是在设计园林的过程中用当地的事物与国外的逻辑来控制他们。像第二种类别是用一种国外的类似于国外的策略和设计过程来进行对当地这块地方的设计,等一下给大家看一个美好的例子。

  第三种会比较困难一点,比如我在我的文化当中想要展现的一种形象,在现代的场景当中我要表达类似的形象的话,我就来参考它。像对于一个类别的话,它是建立跟国外那种文化中物件与物件间类似的联系,它会根据后面的例子来进一步的说明。像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一个西方人用中国风水的那套原理来设计东西,比如说如果你搬到南半球的话,风水的原理是不是应该南北兑换一下。

  像这个的话是澳洲当地大学一个经济系里面的园林,在这栋楼里面也有日语这个系,所以说这个园林就会有一点日式的感觉,像这个园林意图是想要表达它当地天鹅河的景观。在这里是用澳洲当地的植物来想象,如果是一个日本的设计师来设计这个庭院的话会怎么样设计,像这个庭院文化是叫做祭祀,也是一个日式的庭院,在第一个里面用的是一个白色的小灯样式的,是一个移植的过程。这个转变的过程就比如说我们用旁边这样日本的草种在这个地方。其他的植物其他都是澳洲当地的植物,如果乍一看的话它起来像一个日式庭院,如果仔细看一看的话其实会发现好象光有点不太对,天空的颜色也有点不太对,这时候就发现这不是一个日式庭院,但是很多澳洲人就觉得这是一个日式庭院。

  亚洲园林教育论坛Greg Missingham演讲实录

  在接下来是一个比较有趣的例子,这个叫做"遇秋园",这个中英文的标题上面有一个翻译的问题,在他们讨论英文标题的时候,他们研究了半天发现好像在中文里面没有一个词能表达,用一个褒义词表达突然的转变的意思,在墨尔本的夏天的时候,它大概基本上都是30度左右的温度,湿度会慢慢地往上升,在接下来会突然变冷,可能会在15分钟之内温度骤降20度,然后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所以说其实在英文当中,这个"Cool Change"词会有一个它特殊的含义。之前的同事在澳洲这边设计了一个以春节为主要意义的园林景观,他同事说在做理论的部分,但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做实际的部分。

  这边是一个平面的概览,是一个比较乡村的地方,这个场地上有两颗树,虽然不太看得清楚,但是在角落里面有颗树,这两颗树其实都是中国的树,另外一颗是紫色的某种树,前面有一条路,沿着这条路走,会有一个大门,从这个空隙当中进入这个庭院,旁边有一个卧室,这里有一个客厅和餐厅,有卫生间,有隔书房,再往下会有一个酒窖。这个是从最后设计的角度,这个是比较原始的一个技术做的渲染,像在这个项目当中,最主要的一个收获就是我们研究在设计一个中式庭院的时候会有哪些规则是需要遵守的,特别是中间的那段图表中显示的。像这个是经常大家在讲中式庭院的时候想用的一个图表,这边是渲染之后的庭院的样子,这个是之前在杭州的时候做的,国际建筑会谈,他专业的研究了一下如何设计一个中式的庭院,这个是从一个设计师的角度来看,而不是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来看如何设计园林。

亚洲园林教育论坛Greg Missingham演讲实录

  之前我跟我的同事一直在研究在设计中国园林的时候有哪些步骤,主要会有三个步骤,像第一个步骤首先是需要寻找一些诗,或者是一些抽象的概念,首先也在找一个名字,找到一个场地,然后再找到一个比喻来联系他们,第二步就是要设计它的各个场景和感受,首先要设计一个厅,可能要设计一个场景,然后要设计路径,第三步是要把这个设计成型,这下面三步应该是做建筑和其中的生活。最重要的是你有不同的主题,如何从一个主题把它过渡联系到一个主题上面,之前展出想到了一个方法,主要是通过一个融合的方式。

  像在这个设计融合的过程当中,它里面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错误,首先第一种错误就是一个非常肤浅的模仿,像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法国学者,他所在的那个时代,经常自己本人觉得很了解另外的一个文化,有时候本身是澳大利亚人的这种感觉,作为中国本土的人。第二个问题会有比较简单的对比,比较简单的意思就是说你把一个苹果和另外一个苹果做比较了,但是这个结果就是你所对比出来的数据源,可能会跟你想要的结果不是非常的吻合。

  还有一个问题是单一化,比如说你在一个地方所做的事情可以原封不动地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可能是不一样的。在下一个类别的话,是跟传统特别有关的,叫做给予它的单调性,比如说之前的电影的第一句,开头的引言里面说的,过去其实像一个外部一样,比如说在江苏建设公司做的项目,就是过去的东西无论再抄,也不可能是完全一样,过去的东西就已经是过去的了。有时候会有一个讨论,要修复明朝的一个厅,他们是不是要翻修得跟以前的一模一样,像反面的观点可能觉得一个景观是应该给他导入一种敏感度,在设计一个园林的时候,你需要设计的是你所能够感受到的这种感受,根据你所设计出来的这个结果来感受,如果你在现代,想要组建更明白同样的感受的话,可能你在建造的东西上面就不一样了。

  最后两点主要是说很多文化其实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同层的文化所结合在一起的,比如说穿的衣服可能上衣是18世纪的建材,裤子是19世纪的,袜子又是另外一个国家的,比如说你有一个房子给大家参观,一个真正的人生活在房子里面,所有的家具不可能是同时生产出来的,可能你有从外祖父那边继承下来的椅子,你舅舅给你的一个柜子,同时你可能又新买了一个电视。

  最后这一点的失误可能是忽略多层性,比如说我们今天都在这个空间里,但是我来这个空间里的目的可能各不相同,有些可能是学术研究人员,有些可能是从业人员,各种各样的目的都会有,也就是说在一个文化里面,所出现的物件,所承载的各种各样的功能基本上是不可能把它复制到一个文化当中的。

  这个是最后一页,像在墨尔本,在这条路的最后有一个,这个是有墨尔本景观所设计的,像这个末端会有一个石头和一个小亭子,这个天津园里面唯一天津的东西是有两个小石狮子。他们最近还被换成了比较大的白色大理石,这个公园主要是为了庆祝天津和墨尔本的姐妹城市关系,所以说这个公园主要是天津用来公式给墨尔本做一个展示用的园林,但实际上作为当地人来讲,看这个园林的时候并不认为你看见这个园林能够学习到天津的某一部分。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说意图都是好的,但是在实现意图的同时也需要很多挣扎、思考和考虑,谢谢!

分享到:
编辑:wangjieming
有关  园林 教育 Greg Missingham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 RIGHT RESERVED 2007 - 2015 WWW.CHLA.COM.CN